紫轩小说吧 > www.yabovip8.com > 权国 > 508 恩怨(四)
????芮尔典京都帕拉汶

????深冬的帕拉汶城显得相当的寒冷,吹过的寒风刮起地上片片的落叶,敲打在城内居民蒙着白色窗户纸的玻璃窗上,发出一阵阵啪啪的单调声音。今年的冬天特别冷,漫天的雪花将帕拉汶城装扮的犹如一座雪城,厚厚积雪的街道很久没有人打扫

????大风吹过,卷起白色碎雪,在遮天蔽日的白色中翻卷着,逼得路过的行人赶紧用衣服将自己的嘴脸都捂住,街道上的行人很少,就算有,也大部分是王国骑兵策马而过匆匆身影。他们急促的马蹄声,往往能够吸引不少来自窗后的目光,有焦虑的,有担忧的,也有茫然的

????自从11月以来,前线的战况几乎每况愈下,随着北方之役的失败,芮尔典王国的境地就陷入一片悲催之中

????先是丢失了北方重镇特瓦林堡,后又被被库吉特东庭骑兵从中部平原长驱直入,将心脏地区帕拉汶的外围城市入一片血凝的战火中,随着各种不利的消息传来,一向骄傲自满的芮尔典人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强大无比的王国已经被逼入了一场生死存亡的境地

????南方的偌德人如同疯狗一样咬住不放,而北方的库吉特人,则肆意的挥舞着雪亮的弯刀,收割着上百万同胞的生命,上百座繁华的城市在毁灭一切的战火中燃烧,到处都是尸横遍野的凄凉景象

????虽然叶瑞阁一战,全歼库吉特三万骑兵,大大的提升了芮尔典人的精神,但大批随之而来的北方难民,却让这个光辉暗淡不少,30万芮尔典军队与对面的十余万库吉特骑兵,相持于帕拉汶北部的雷恩迪堡,大战一触即发

????但谁都知道,30万久战疲惫的芮尔典军队,与十余万势头正盛的库吉特精锐骑兵相比,这场战争胜利的可能性并不乐观,随着一些不好的传言,和不断从京都开出的援军,绝望失败的气氛,好像棉花团一样笼罩在帕拉汶的墙头,久久萦绕不散

????行人虽然少了,但是来往巡逻的王国骑兵和穿便衣的治安官却明显的多了,城墙上的明显的也开始处于战备的状态,沙袋、石块和木头都已经在城头上开始堆积,一些大街道也开始设置分割措施。有不确切的消息说,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库吉特人飞扬的马蹄就要践踏在芮尔典京都的城头。

????来自帕拉汶居民的恐慌,让这里真正成了灾难之地,大部分人都选择了逃离,逃到远离战事地地方。剩下来的人,也都格外的谨慎,在公众场合是绝对不敢乱说话的,似乎每个人的额头上都写着“莫谈国事”四个大向通宵娱乐的酒馆里,早就没有了热闹的清谈地景象,很多小酒馆早就关门大吉。连主人都已经随着大流逃往相对安全等荒凉地区避难去了。

????一艘没有标志的马车队王国近卫骑士的护卫下,急匆匆地驶过帕拉汶城内荒凉的街头所外表残旧的大宅院门口停下来。

????新任军务部次官普拉伊斯从马车上探出头莱,拉紧了身上的风衣,以遮挡外面越来越浓烈的寒意。他抬头看了看这所陈旧宅院大门口上方的“戴尔”几个满是陈旧的大字,心中不由感到一丝触动

????“三十年了,没想到还会有机会回到京都,还会看见这几个字“

????普拉伊斯嘴角微微颤抖着,目光中透着苍茫回顾的神思,他似乎又看见当年两个英俊而热情的年轻人这座大宅前,亲自接见来自各地领主时的意气风发的景象,那是何等辉煌的时代

????可现在,这一切只有在午夜梦回中才偶尔能够想起

????据说这两个字乃是老国王亲自恩赐的姓,可惜他所赏赐地对象,却因为其中的“戴尔”字而大起大落,导致这所宅院也几乎处于半荒废的状态,完全没有了昔日车水马龙,宴会连天的气象。

????当年的普拉家族和戴尔家族,是王国京都最强大的联姻家族,就是哈劳斯国王击败其他对手,即将登上属于国王至高权力宝座的前夜,也不得不亲自来到这两个家族深夜密谈,以获取两大家族对自己的支持

????他们是帕拉汶贵族的精神领袖,尽管这两个家族在不久就因为某件事被驱逐出了京都,但这30年里,他们的影子依然深深的扎在帕拉汶贵族的心中,这次由国王陛下亲自出面,将两个家嘴请回来,谁也不知道是祸是福。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在国家危难面前,这两个遭遇不公平对待的家族,依然毫无反顾的站出来,用他们已经颓败苍老的肩膀,重新扛起芮尔典王国命运的千斤重担,因为他们是贵族,在他们的信念中,贵族的含义并不仅仅是高人一等,而是更多的责任和义务

????随着戴尔家族的上台,一些原本动摇的芮尔典贵族阶层迅速稳定下来,帕拉汶这个芮尔典王国最强力的心脏,用自己强而有力的脉搏,将各地区的资源从新统和起来,源源不断的输送到最需要的前线

????仅仅凭借戴尔家族的信函,绝大部分地区领主,都非常自觉的派出军队对这些物资予以保护,直到它们安全的离开领地

????一切都因为戴尔威廉这个名

????数十名全身铠甲的芮尔典骑士,身姿挺拔的站在大门内侧,任由漫天的雪花掉落在他们身上,冰冷的铠甲似乎在他们年轻强壮的躯体上,也显得格外热烈的几分

????身后宛如火焰般的红色披风表明他们卓越的身份,国王近卫骑士,尽管他们中的部分人,认识普拉伊斯乘坐的马车隶属于王**务部,依然极其尽职的仔细检查过后,才将普拉伊斯放进大宅内

????这不是因为他们故意造作,而是因为他们知道,整个王国的命运就系在身后这座宅院内的某个人身上,任何的一点小小疏忽,都会导致难以承受的后果

????仅仅半个月的时间,来自库吉特方面的暗杀从来没有中断过,为此,已经有124名骑士献出了自己高贵的生命,就连这里的护卫,也已经换了三次,最后国王陛下干脆将自己最贴心的护卫骑士团也派了过来

????房间内,新任王**务大臣戴尔威廉侯爵接到普拉伊斯到来的消息时,正在翻看一份从前线加急送来的战报,右手上打着一条白色的绷带,上面还能看出斑斑血迹

????戴尔威廉用完好的左手中手指轻轻敲着桌上的战报,两条眉毛拧成一团,北方的僵持,让整个王国的命运显得模糊不清,这是芮尔典王国近百年来最大的一次危机,如果不能度过,可能就是亡国的命运

????听到普拉伊斯这个熟悉的名字,几乎是从座位上跳起来,几步走到门口,正好看见已经花白头发的普拉伊斯,在两名穿着银色铠甲的骑士带领下,走进自己的小别院,身姿依然如同以前年轻时那样矫健

????走进戴尔威廉的书房,普拉伊斯的鼻子不自觉的抽了抽,书房里弥漫着烤基罗草的味道,这是芮尔典北部贵族,用来掩饰某种伤药刺鼻气味的方法,但是始终无法掩饰那种淡淡的血腥味。

????“说说实话,你这里的味道真不好闻“普拉伊斯看着抱着纱布的威廉戴尔,脸色很平静,关于新任军务大臣在回家途中遭遇暗杀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帕拉汶的大街小巷,在前天进入帕拉汶的当天,普拉伊斯就已经听闻了这个消息

????当时还表示这不太可能,因为他知道,戴尔威廉可是芮尔典王国少数几个,拥有圣骑士称号的人,这种称号,只能连续三次赢取骑士大赛的冠军才能拥有,如果有人说能够在数百名骑士的护卫下,击伤一名圣骑士,普拉伊斯绝对会认为那家伙疯了

????但事实是,戴尔威廉却是受伤了,而且是重伤,一只带毒的箭头从他的右手射进去,深深的扎进他的肺部,为此,库吉特东庭牺牲了30名最优秀的狙击射手,他们的目的尚不为人所知,似乎芮尔典官方对于此次暗杀,也是晦莫忌深,只是对外宣布刺客已经全部伏法了事

????“当然,你不知道我现在可是一名伤者“戴尔威廉热情的一把拉住普拉伊斯的手,将他带入自己的办公地,用盘根错节的手重重拍了拍当年老搭档的肩膀,嘴里羡慕道“三十年没见,你小子还是那样英气逼人啊”

????“都是糟老头子了,还狗屁的英俊逼人”普拉伊斯极没风度的回应道“说吧,你向那个家伙推荐我出来,到低想要我干什么,打仗?算了吧,就我这把老骨头还不够库吉特人练刀的”

????“那怎么能呢,当年从偌德人手里,6战6捷,一举攻占重镇苏偌的猛虎普拉伊斯,可是让所有偌德将军也会谈起色变的”

????戴尔威廉脸色尴尬的笑了笑,转身从桌子上拿起一封加了封印的文件,递到普拉伊斯的眼前道“我知道你心中还有怨气,所以这次推荐你,并不是让你出兵北方,而是因为其他原因你先看看这个吧,看了,你就会明白的”

????“谈判书?”普拉伊斯神色微愕的接过文件,轻轻启开文件的封谏,目光在文件上扫过,一向以坚强闻名的普拉伊斯脸上,此刻完全是一种暗淡的灰色

????“你真决定这样?”他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的老搭档,那完全是一种鄙视的表情,似乎完全不认识眼前这个人

????“割让北方三郡给库吉特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看着戴尔威廉沉默的表情,普拉伊斯几乎是用声嘶竭力的语气责问道“那是北方最重要的产铁区,是北方的命脉所在,不仅有丰富的铁矿,还有大批技艺精良的工匠,你将这些都一起交给库吉特人,你就是卖国贼,你的名字将永远钉在芮尔典人心中的耻辱架上”

????“这我当然知道”

????看着愤怒异常的普拉伊斯,戴尔威廉苍老的嘴角只是淡然一笑,目光看着窗外簌簌而下的雪花,神情凝重道

????“这次东西两庭同时出兵我芮尔典,仅仅正规作战的精锐骑兵就达到15万人,如果算上其族人部众,绝不少于万之数可我们只有30万人,而且其中一大半,还是从南方临时抽调上来的久战疲惫之军,如果死磕,只怕就是把人全拼完了,我们也绝不可能在平原地区击败库吉特骑兵集群的“

????“那你就要卖国“普拉伊斯似乎好不领情的追问道

????“不,我没有卖国那怕所有人都这样说我,但你不行,因为你将是我的同伙“戴尔威廉转过身来,毫不畏惧的与自己的老搭档对视了一会,才缓缓道

????“还记得当年贵族的誓言吗当一切都抛弃了你,但你也决不能抛弃你的同伴因为他是跟你一起,在黑暗中默默前行的人,所以我第一个想到你,我已经派出了谈判人员,内容已经敲定,但是需要一个足够重的名字,来为这份谈判书盖上王国的印章“

????“狗屁的誓言,老子早忘了想要我跟你一起被人骂,老子可不干这事“普拉伊斯极度气愤的甩手,将谈判书重重的扔在桌子上,准备转身离去

????“如果你不去,那就等着芮尔典成为一个历史名词吧”戴尔威廉铿锵有力声音从后面传来就像一柄重锤,重重敲在普拉伊斯的心上,他在门口停住脚步,“贵族的精神领袖,王国最有担当的人,多么美好的名誉,可惜,这一切都将以数百万芮尔典人的鲜血和一个王国的命运为代价到那时,你才是整个芮尔典王国的罪人”

????“王国需要你我们是贵族,是黑暗中的同行者”戴尔威廉的声音,在普拉伊斯身后继续传来“伯兰特已经走了,他虽然出身黑暗,但走的却是堂堂正正,就像一个战士,他的血足以对得起他贵族的名号,我都不在计较跟他当年的恩怨,你难道还放不下来吗?”

????“你这个混蛋。。。。我说过,谁跟我提这件事,我就跟他决斗。。”这句话向一根针刺进了普拉伊斯的心,让他的脸色一下憋的通红,愤怒的火焰几乎从眼中**出来

????有些事就像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只要轻轻碰触一下,就以疼的让人失去理智

????普拉伊斯几乎毫不犹豫的转过身来,看见戴尔威廉那双灰蒙蒙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好像有洞察一切地能力,让自己内心里秘密无法掩藏

????戴尔威廉的眼睛曾经因为一次严重的伤害而受到了损害,已经失去了常人应有的神采,据外界所言,那是一次来自自己最亲密爱人的暗刺,只不过毒药没要了他的命,而之后,他的眼睛看什么都是灰蒙蒙的,这却让他的心从此变得雪亮

????“贵族的权力来自他的义务“戴尔威廉走过来,用受伤的右手,几乎是将桌子上的文件,塞到普拉伊斯手中,拍了拍他颤抖的肩膀,凝声道“当年,可是你告诉我这句话的如果不是你的阻止,那个女人也不可能活着离开芮尔典,据说,那个女人在当年生了两个同胞胎女儿后终生未嫁”

????“什么,你说的都是真的“普拉伊斯身体颤抖了一下,拿着文件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微微发白

????“千真万确不要忘了,当年可是我派人送她去维基亚的“戴尔威廉神色泱泱道”说实话,我很羡慕你,如果那个女人肯给我生两个女儿,我死了也算值得了“

????“滚蛋,当年你可没我英俊“普拉伊斯的嘴角几乎咧到耳朵根子,神色愤愤道”如果不是你在中间横插一杠,没准老子现在早就跟她儿孙一群了“

????“好了,不谈这些,戴尔威廉脸色严肃道“作为同行伙伴,我兑现了我的诺言,现在轮到你了拿着这份文件,以王**务次官的身份去北部的艾米拉,那里还有人接应你,然后将这一切都敲定下来这会让我们灾难深重的国家赢得一个修养恢复的时间“

????“好吧,为了还你当年的人情,我可以答应你“普拉伊斯长叹一声“希望这次之后,我普拉伊斯家族还有所谓的名誉可言”

????普拉伊斯转身离去,来时挺拔的身姿,似乎蒙上了一层阴影,在漫天大雪中,显得几分寥落,当年的事情一直是压在他心中的石头,这么多年过去了,岁月并没有抹平这块伤疤,只是让它静静的刻在内心深处

????“祝你一路平安,我在黑暗中同行的伙伴“

????戴尔威廉直到普拉伊斯的身影完全消失,才脸色沉重转过身来,询问身边的骑士

????“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是的,大人“

????骑士目光凝滞的看着戴尔威廉,沉声回应道“马车已经在东城门等候了只要一上车,就可以立即启程去艾米拉

????属下已经特意交代过,普拉伊斯大人的行程将会比我们慢上一天,等到普拉伊斯大人到达,相信条约已经签订下来的”。.。

????更多到,地址( 权国 http://www.zxxs5.com/2_2660/ 移动版阅读m.z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