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衷心感谢:空留下投了1张评价票;讃歌种山原投了1张月票

????诺德京都的郊外

????夜色静悄悄,只有非常微弱地星光,不过那究竟是不是星光,也没有多少人敢肯定.

????今天是八月三日,本来应该说有明亮地月光的,但是天色似乎不好,大量地乌云阻拦了月光,整个天空看起来灰蒙蒙地,好像要下雨地样子,空气也显得非常地憋闷,没有丝毫地风,

????天地间就像一个巨大地蒸笼,即使躺在的上不做任何地事情,也会大汗淋漓.

????事实上,诺德京都已经有半个月没有下雨了,在中北部的帕拉汶地区暴雨连绵地时候,处于大陆南部的偌德京都附近的约克华地区却是艳阳高挂,

????从7月底一直挂到现在.白天猛烈地阳光将大地晒得好像要冒烟,,地上水分也被完全地烤干了.到了晚上,废墟里地砖石瓦摸起来依然是滚烫滚烫地,

????在这个难得的热季,这样地环境是根本不可能睡觉地,就连打个盹都是很困难地事情,白天地时候不怎么觉得,一安静下来就觉得浑身湿漉漉地,汗流浃背,实在太难受了.

????约克华地区位于诺德京都郊外的一处高地丘陵上,在这片区域内是首屈一指的高度,无论是诺德人还是猎鹰军队,似乎都将目光看上了这个几乎光秃秃的山丘,

????夜色里的约克华地区显得分外地安静,无论逼近这里的猎鹰军还是防守的诺德军队,都在尽可能地减少自己地声响,以免暴露目标.在这样地黑暗里,维基亚资深弩手都在寻找可以射杀地目标,如果有一点点的疏忽大意,都有可能导致自己丧命

????安拓迪的手指轻轻的放在弩弓的铜质扣机上。目光紧紧盯着100米外一个移动的诺德士兵,在他的周围.就有好几个猎鹰军队的资深狙击弩手在静静地潜伏着,

????他们躲藏在两军之间的废墟里面,利用高达人腰的灌木作掩护。将弩弓的射击槽悄悄的伸出来.然后就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远远看过去根本发现不了有人潜伏的痕迹.他们就好像野狼一样歹毒地目光,在密切地注视着前方地动静,只要有机会,立刻就会扣动扳机,射出致命地一箭.

????这是猎鹰军队定点拔出诺德人小城堡战术的一种手段,不过玛偌德军队的士兵们也很精明,在连续遭遇了惨痛的上百次狙击之后,诺德士兵也掌握了一些规避这些致命射手的规律,

????这些猎鹰军队的资深射手,一般不会轻易射击,因为这些猎鹰军的资深射手都很高傲,一旦射出。一定要带走一条生命,否则就是一件很丢脸的失手所以只要不暴露在城堡的外面,这些资深射手一般不会浪费宝贵的射击机会

????非常遗憾的看着目标消失在小城堡的垛口,安拓迪放下手中的步兵强弩,身体轻轻依靠着废墟,静静地看着黑乎乎地战场,

????其实在这样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地黑夜里,他基本上什么都看不到,使用地最多地乃是耳朵,在细心的听着周围地动静.他嘴里叼着一根草,将心爱的弩弓靠墙放下,安拓迪右手随手捡起一个小石块。然后重重的扔到十米外的一团草丛里

????“安拓迪。你这个混蛋。。。。。“

????一声低沉的唾骂声传来,还夹杂着一声闷疼的声音,那里潜伏着另外一个资深射手莫莱斯,他嘴里慢慢地咀嚼着干涩的苦茶树叶,仿佛要睡着了,事实上却根本没有睡着.天气这么闷热,除非是真正的岩石,否则是根本不可能睡着的,何况还有安拓迪这种不懂得关心战友的家伙在旁边乱丢垃圾,也不怕砸死人

????猎鹰军目前尚未有大规模进攻的打算,资深弩手的任务更多是在试探诺德人防线上的漏洞,所有的资深弩手会潜伏到早上然后就回营。将他们所发现的弱点集中上报到军团部,

????这样的试探已经持续了快10天,在各种各样的情报汇集下,瓦里西恩基本已经摸清了最前线的21座小城堡的位置和兵力配置,

????现在仅仅需要的,就是等候从北方三郡运来的4门攻城雷神,瓦里西恩相信,这种试探可以将雷神有限的炮弹发挥到最大威力。就算不能够全部炸掉,至少也能够打开一个突破口

????“资深阻击射手队长安拓迪前来报告“安拓迪在军帐外停住。挺直身体向里边正在研究地图的瓦里西恩行了一个军礼,

????“进来“瓦里西恩从地图上收回目光。抬起头,

????“将军!”安拓迪走进大帐,在瓦里西恩的地图前停住,

????“这次让你来是因为一件事“瓦里西恩从摆放地图的桌子上拿起一份报告,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安拓迪,脸色慎重的问道”这份报告是你递交上来的?能够告诉我你所发现的具体情况吗?比如当时发现声音或者具体的地点,越详细越好!“

????安拓迪连忙站直身体,一脸回忆的回应道“发现异常的地点就在我所潜伏废墟20米外的一个洞里,那是一次意外,我本来是想躲进去休息的,可是我无意中听到有些悉悉簌簌地声音,好像是老鼠在废墟中爬过地声音,但是这些老鼠地重量地确有点夸张,隐约间似乎踩烂了不少的瓦片,最重要的是,我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我可以用我资深弩手的名誉保证,那些声音绝对是人交谈的声音!“

????“恩,很感谢你的情报!你可能发现了一个大秘密“瓦里西恩听的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让安拓迪在地图上画出发现声音的山洞的地标,

????“大人。你怎么会对这样的事感兴趣?“等到安拓迪走后,旁边的一名副官好奇的不解问道”山洞有异常的声音太正常了。现在是战争地带,里边没准躲了一两个受惊吓的野兽也说不定!这样的情况在以前很常见,如果大人不放心的话,不如派一队人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你懂什么!”瓦里西恩脸色严肃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手指在地图上点了点“你不觉得这个山洞的位置很特殊吗?这个山洞距离约克华地区的小城堡不过100米不到,距离我们的前沿也不过100米。这可是至关重要的100米啊!如果我们掌握了,就可以在诺德人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一路挖到诺德人的脚下去!”

????“挖。。。挖地道!”这名副官明显是被吓到了,其他人也被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力,瓦里西恩期望用挖壕沟的办法来打破诺德人的封锁线的想法只跟胖子说过,但对于大对数的人来说。瓦里西恩军团长的作战方式似乎是准备强攻。突然让大家挖地道,太出人意料了!

????瓦里西恩脸色满是严肃,语气中透着迸裂的杀意,朗声道“我知道你们都想知道,我们该怎么攻破诺德人的防线,现在是该揭开谜底的时候了,敌人挖。我们也挖,但我们挖直的,一直挖到诺德京都的城下,大家对此还有有问题吗?”

????“没有!”军团部的所有人都连忙立正身体,齐齐大声回应道,大家都听出来,这次军团长是动真格的。

????“听说了吗?这次猎鹰军要挖壕沟一直挖到诺德京都去!“关于这样的传言也很快从瓦里西恩军队方面传出来,这个具有震撼力的消息。同样让诺德京都方面感到很无语,瓦里西恩。猎鹰麾下最狡猾的一只狐狸,这个家伙的作战风格从来都让对手感到头疼

????“我们必须通过一些必要的手段来反击“在诺德京都防务的指挥部。诺德军务大臣带着诺德国王陛下的口谕亲自跑来,“要是让猎鹰军队真将壕沟挖到了京都城下,那就是对诺德王国和至高无上的国王的侮辱”军务大臣满脸难色的将国王的口谕放在桌子上

????“这个很难办啊!”负责京都防务的诺德指挥官犯难的说道“现在兵力都分散到各个小城堡去了,短时间内也很难集结起来,要反击就需要兵力,现在我手上能够投入的兵力就剩下3千人的预备队了,而且还是一些二线部队,总不能让我光杆一个上!”

????“放心,陛下已经下达了军队集结的命令,这一次不会从你这里抽调部队!担任主攻的另有其人”军务大臣神色平静的从怀里掏出一封命令

????“这是?“

????“这次担任反击主力的,是陛下的五千禁卫军!“军务大臣满脸严肃的说道”你应该知道,这五千禁卫军的战力足以抵得上2万名精锐士兵,如果放在一个突击点上,就算是猎鹰军队也无法抵抗,陛下需要你提供一个可以突破的点,和在禁卫军突击时提供足够的牵制,其他的就不用管了!“

????“禁卫军!陛下动用了禁卫军!“诺德防务官脸色惊诧的从座位上站起身,诺德禁卫军由传统武家子弟组成,清一色的从小接受严格训练的子弟,装备,战斗力都在诺德是顶尖的,陛下将这支最后压箱底的武力都拿了出来,可见现在诺德王国确实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

????八月十三日,晴朗无风,

????在猎鹰军的前沿山丘,瓦里西恩骑在战马上,目光盯着前方的地平线,晨光还没照遍天际时分,东方红彤彤的太阳升起,在瓦里西恩殷切的目光下,脚下的大地在微微的颤动,遥远的地平线上传来了震荡。在那地平线的边缘上出现了一片黑黝黝的森林,

????而那一面又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则是森林上空飞舞的赤色云带,而这片森林的轮廓是在不停的蠕动,扩大着,那向前推进的黑色长线越来越明显,五千名诺德禁卫军在一万地方军的侧翼掩护下缓慢向前推进。

????没有口号,没有声响,除了一阵又一阵的脚步声外,再没有别的声音。这是一支在沉默中走向死亡的军队。两军都默然,天地间彷佛只剩下那一阵又一阵有节奏的沙沙脚步声。太阳尚未升起,黑暗的静寂让人心寒。

????“准备!”瓦里西恩向身后的传令兵摆了摆手。他预料到诺德人一定会沉不住气,可也没想到会爆发的这么快,挖壕沟挖到诺德京都城下,这样的豪言壮语也就是说一说,这里距离偌德京都还有20里的距离,沿途壕沟无数,要想穿过诺德人坚固的防线挖到京都城下。只要想想都知道是多么疯狂的事,可是诺德人的思维一向自傲,

????随着命令的下达,猎鹰军队凄厉的号角同时响起,猎鹰军队也在集结。在中路,右翼和左翼的各个阵地上。集结了数目惊人的3万大军。就像一道厚实的长墙将诺德人前进的方向挡住

????在早上七点时左右,诺德人的前锋抵达了预定的交界线,在与猎鹰军距离约一千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但仍旧是一阵又一阵沉闷的脚步声回响和震荡连绵不断的响起,那是后续部队正在源源不断的赶来,猎鹰军队也没有动,

????两军很有默契保持一里的距离遥遥相望。随着东方的红日在地平线上渐渐升起。眼尖的诺德士兵慢慢可以看清对面的阵形了。

????双方加起来近6万的大军,就聚集在不到十平方公里宽的低洼地带上。两军都在观察着对方的军容,士兵心脏在激烈的跳动着

????在诺德人军阵的后面,很久没有露面的诺德国王亚格罗尔克也在观察着对方的军阵,这不是他第一次面对猎鹰军队,但双方如此正式的会战还是第一次,从安若德方面传回来的失败消息,让这个神色憔悴的老人突然意识到,自己如果还没有任何行动的话。从安若德方面合围而来的猎鹰军队,就将在诺德京都外形成左右夹击的局面。

????这是偌德最后一次毫无掩饰的把全部力量摆出来。

????传令兵流水般奔至,带来了各军的消息。

????凌晨七点半左右,诺德的各路大军都做好了应战准备,传令兵从后阵一路飞奔过来,一路高呼“推进!推进!”北风呼啸,森林咆哮,原野草叶乱飞。粉末般的碎叶被秋风卷起,扬起一阵朦朦的尘雾,遮住了两军战士眼帘,

????上万的诺德重步兵开始加速,鲜艳的初升红日照在诺德士兵的盔甲上,明晃晃一片,耀眼夺目。

????“准备!“在猎鹰军阵这边,士兵们同样把长矛握得死紧,呼吸猛烈的急促起来。脸上显得既严肃又冷酷,硕大的攻城盾牌被支架起来,钢制盾牌在日光下闪着光,后面是黑压压一片整齐的枪林,

????尖锐的一尺长锋透着让人胆寒的杀气,精钢打造的锋锐横矛。就是面对重装骑士也毫无所惧,阻击弩手半蹲在盾墙间隙中,炯炯有神的眼睛像箭镞一样盯着对面压上来的长线。弩上的箭头在阳光下闪着寒光,远远看去就像一道银色的长河

????“这是!“

????亚格罗尔克满是血丝的瞳孔突然放大,望着对面那无边的行列,望着对面那犹如巨鸟张开的翅膀似的左右两翼,望着那飘扬在风中的无数黑色鹰旗,这位纵横大陆多年的君主突然感到了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悸,第一次的,他隐隐有了不详预感,他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猎鹰军最强的军阵,完全是凭借着超乎常人的感觉

????就在此刻,对面的军阵突然起来变化,一群身穿红色制铠的弓箭手突然从对面的军阵中显露出来

????“射击!“

????三千具绷至极点的弓弦发出一阶阵撕裂空气的闷响,迸射而出的特制长箭利出道道旋转的气流,撞在诺德重步兵冲锋的阵型上,裂布一样的声音让诺德人人脸色煞白,这是箭镞强力撕开空气的声音

????“啊”一名偌德重步兵被箭簇迎面射中头盔,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击碎了他坚固的头盔,从额头穿进去,整个脑袋都被强大的力量炸成碎片,尸体翻滚出十几米,

????三千支大拇指般粗的长弓箭镞像一道大网,将冲在最前面的诺德重步兵撕成碎片,往往一支箭镞穿透一名诺德重步兵的身体,余劲不减有插进另一名重步兵身上,前面几排的士兵几乎都是满身穿满了箭镞,正在加速的诺德军队就像被撞开的溃坝,人堆着人一线倒下,短短两百米距离至少丢下了800多具尸体,

????“刺瓦长弓手!“

????诺德军队中响起一片倒吸气的声音,虽然没有交过手,

????但大家对于猎鹰军中最强弓箭手的赫赫凶名也是早有耳闻,据说这种长弓手能够在100米内洞穿骑兵和步兵的重甲,在50米内就是盾牌也能够洞穿,

????“撤退,马上撤退!“

????刚才还气势如虹的诺德军队就像被人当头一棒,吓的慌乱的后撤,可惜刺瓦长弓手不可能让这些送上门的战功溜掉,锐利的长弓穿射,让不少转身的偌德士兵倒在返身逃跑的哪一刻。尸体与尸体堆叠在一起,鲜血从箭镞口子留出来,

????轰隆隆的脚步声一下静止了,天地间只剩下白色的箭镞尾在寒风中颤抖,第一次交锋,最少有2千多的诺德士兵就这样茫然无措的成了牺牲品,(未完待续。。)( 权国 http://www.zxxs5.com/2_2660/ 移动版阅读m.z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