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 www.yabovip8.com > 权国 > 2166 血双十字(二十五)
    [限时抢购]2015防晒衣服女式长袖七分短袖

    [限时抢购]脚尖透明超薄隐性透明连裤袜(99包邮,送"女友"吧,嘿嘿)!

    支持网站发展,逛淘宝买东西就从这里进,go!!!

    雨水激流一般打在城门位置,雨幕中,拥挤堵塞成一团的纽伦城门口,混杂在各种各样的吵杂声中,

    ”让开,向后退!“守备兵努力大喊

    “打他,打他”贵族们追在城门守卫官后面不依不饶,四周的平民也在抱怨。为什么只驱赶我们,不去驱赶贵族,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喊声“敌袭!”这一尖锐而恐惧的声音,犹如破开环境的高昂音符,让所有人的耳膜为之一震

    “敌袭?”四周的混乱,竟然因为这一声儿出现了稍微的暂停,然后就是一片斥哄笑声,就连正在追打城门守卫官的贵族,也都停住了脚步,敌袭?,敌袭你妹啊,竟然想到用这个办法来救出城门守卫官,当大家都是傻子吗!有人吵嚷嚷”敌人还在攻打海伦娜呢,就算是长出翅膀飞,现在也赶不到纽伦!“也有人在哄笑,太搞笑了,就连正朝着这边走过来的的格莱达特,也认不出喷笑,人才啊,真是机智,这个时候喊敌袭的人,绝对是人才,这样的人当一个小兵太屈才了,

    但是很快。一阵从远处传来警报声让所有的笑声嘎然而至,“当!当!当!”那是城墙外高处设置的一处老哨塔,哨塔上面悬挂有报警钟,来自哨塔方面的钟声正在没命的狂敲,惊吓的四周鸽子一阵乱飞,就像是被人一把火点着了屁股,

    ”怎么回事?不会是真的敌袭吧!“格莱达特身体打了一个冷颤。停住了脚步,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

    ”注意前方。敌人骑兵!“城门上方的守卫发出大喊声,城院上面也是一阵纷乱,士兵们来回奔跑,弓箭手提着一筒子箭跑向箭塔。“妈呀,真的是敌袭啊!”城门位置的人一下炸锅了,拥堵在城门位置的人流一下倒涌了回来,所有人都在往城内跑。因为人数太多,而且杂乱。门口位置正在努力合并城门的士兵都被冲散了,

    “快,关闭城门!”

    格莱达特大声喊道,下令卫队冲上去帮守备兵合上城门。数量贵族马车交错撞在一起,横卧在城门,大门根本无法关闭,而外面的吊桥上,还有一整排的马车,吊桥的金属铁链已经绷得笔直,吊桥依然不动,混蛋,格莱达特气的大骂。此刻连杀入的心都有了,

    要是知道敌人会这么快就来,自己刚才就是下令杀掉几个人也要把城门清理出来。现在好了,敌军逼境之际,纽伦却处于大门全部敞开的情况,虽然马车能够起到阻挡对方直接冲入的可能,但是对方也同样只需要守住马车,就能够让纽伦的大门无法关闭。对方应该打的就是这样的心思,骑兵只是前锋。就算能够发起冲锋,也无法完成对纽伦的占领,但是如果能够一直保证城门无法关闭,对方主力步兵一到,纽伦就是待宰的鱼肉,不是格莱达特对守军没有信心,而是他有些怕了

    “混蛋!”格莱达特脸色狰狞,咬牙切齿,急步上前,嘡啷一声拔出了锋锐的长剑,亲自朝着城门位置冲过去,一名从城门位置逃跑的费珊士兵,被他一剑砍翻在地上,四周的人都被吓傻了,格莱达特声嘶力竭的大喊道””所有人跟着我上,不想死,就必须将城门关上!擅自后退者,格杀勿论!“

    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必须关上城门,这就是格莱达特的想法

    敌人的骑兵这么快就到了纽伦,证明海伦娜要塞已经完了,海伦娜要塞可是有足足五千人,都是装备不错的正规军,就算没得到及时救援,也不应该连一个上午都没有坚持住,如此可见,这次来袭的敌军是多么的可怕,骑兵只是前锋,真正攻坚的兵力是步兵,海伦娜那样的坚固要塞尚且无法坚守一个上午,被自己抽调的只剩下五六千人的纽伦就更不可能了,现在城门大开,就是等死的份!

    “突击!”对面,飞驰的骑兵快速接近,一片刀光撕裂了白色的雨幕,犹如黑色鹰群一样俯冲的骑兵,整齐抽出战刀的声音,同时从对面传来,就像一阵撕开裂棉,风雨中,顿时透着一股血饮的穿透感,持着匀速的战马冲阵,如同飓风裹挟着风雨,扑头盖脑一样压来,轰隆隆”马蹄扬起了地面上的碎土,这道滚滚而来的刀光,就像在雨幕中中翻起的一片光明之河,马蹄轰隆,大地颤抖,犹如巨大雪崩,借着坡地的弧度,骑兵集群的契子如刀一样冲上了纽伦的吊桥,

    ”快啊“

    城门口位置的费珊士兵吓的脸都白了,还在努力拉扯马车,闪电般的黑色骑兵如同飓风般从他们的身边袭过,手中锋锐的战刀,带着一丝寒冷,在费珊人错愕的脖子轻轻一划,斗大的人头就被利刃一刀劈飞到半空中,带起一道道冲天的血污,马蹄滚入,

    ”杀!“格莱达特的卫队也涌了上来,双方猛力的冲撞在一起,”碰“费珊士兵如同暴风中被卷起的残叶,被飞驰的战马撞飞出去,骑兵长枪狠狠刺入,鲜血飙射,费珊士兵的长枪也带着风声,狠狠刺入帝国骑兵的战马,战马发出一声嘶鸣,上面的骑士满身鲜血的从马背上翻转下来,

    更多的步兵也冲过来,其中不乏身穿重甲的重装步兵,激昂的喊杀声响彻城门,费珊士兵奋力扛住帝国骑兵的冲击,在一片血红中,堵塞城门的马车正在一点点的被拉开,但是更多黑色骑兵的战刀也同时袭来,双方冲突最激烈的地方,就是马车,那里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不少帝国骑兵从战马上跳到马车上,用手中的骑兵长枪奋力向下桶杀,鲜红的血。就像管道破裂时挤压出来的水。从士兵的铠甲间隙飚射出来!倒下的尸体,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秋末巨大的镰刀猛地一下割掉的麦茬。堆堆叠叠一片片的整成了垛。

    “顶住,绝不能后退!”

    “杀。向前杀!”

    双方已经完全处于疯狂状态,格莱达特亲自在后面督战,握着长剑,看见往后面跑的人,迎面就是一剑,锋锐的剑刃完全捅入身体,鲜血溅射到城门地面上。城门上方的费珊弓射手已经无法顾及下面是自己人还是敌人,一股脑的往下猛射。

    “撤!”

    感觉夺取无望的帝国骑兵开始回撤,短短的交锋,有百多名勇敢的帝国骑兵战死,纽伦守军的损失更大。足有三百多人,如此多的尸体,拥堵在纽伦城门位置,几乎就是堆累在那辆马车四周,鲜血淋漓,断肢残体,费珊士兵握着武器,嘴里大口的喘着粗气,敌人太可怕的。冲起来就是不怕死,在占据防守优势的情况下,战损比例还达到了三比一。如果真的让骑兵全部冲入城门,那就是全部战死也挡不住,看着敌人缓缓从新退回了远处,所有人现在一停下来,立即就感觉全身都像是散了架子一样,感觉肺里的空气都被挤压的干干净净

    火辣辣的呼吸。满口满鼻都是血腥,。格莱达特听到旁边士兵也跟自己一样,一片呼哧呼哧的沉重呼吸声,就像是破了鼓面在鼓在敲,

    士兵们拼尽全力将马车拉开,城门缓缓关闭上,士兵们才东倒西歪的一下瘫在地上,总算是关上了,

    “呕”有人猛烈的弯腰呕吐起来,虽然是费珊边防军,但是其中有一些是城市守备军,哪里遭遇过如此修罗地狱般的可怕景象,就算是一些老兵还能够保持镇定,脸色也不会好看到那里去,短暂的交锋,敌人的凶恶给了他们深刻的印象,

    ”大人,这好像不是伊斯坦军的装束啊!“格莱达特的副官在清理时候,发现这些战死的敌人骑兵铠甲,竟然全都是黑色的,而且胸口还有白色荆棘花的标志,荆棘花,那可是猎鹰帝国中央军的标示,在部分战死的战马尸体上,发现了犹如弯曲弓一样的武器

    ”这当然不是伊斯坦骑兵,这是猎鹰帝国骑兵!“格莱达特拿起一把帝国弩弓,瞳孔紧缩了一下,脸色一下变得煞白,语气微颤的说道,

    看见帝国弩弓的那一刻,他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猎鹰帝国骑兵怎么会从伊斯坦人的东方行省杀过来,第二个反应就是事情大条了,如果攻下海伦娜要塞的不是伊斯坦人,而是已经让费珊王国竭尽全力应对的猎鹰帝国,

    那么在海岸和巴伐利德地区两条战线之后,帝从东方行省突入,其中的意味就更值得令人感到战栗,那绝对是从背后刺来的封喉一剑,费珊军力现在几乎都压在了前面两条战线,哪里还有余力对付来自东方行省方面的进攻,而猎鹰帝国从伊斯坦人的东方行省杀出来,加上猎鹰帝国海军大臣在近日突访伊斯坦入的京都,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容易让人想到两大帝国竟然联手绞杀费珊!

    ”立即将情况以最快速度上报,猎鹰帝从东方行省方向突入,海伦娜要塞已经落入敌手!“格莱达特脸色坚毅的咬了咬嘴唇,将手中的帝国弩弓递给副官”将这个随同报告一起呈递!务必在两天内送抵大本营“

    ”就地驻营吧“

    朱西凯恩目光凝视着远处的城墙,有些不甘心的向身后的传令骑兵摆了摆手,大军激战一个白昼,又偏偏遇到如此大雨,城门突袭的失利,对于整个战局的影响并不大,帝国中央军的步兵集群在傍晚时赶到,此时,雨水更大了,就像疯狂的野马一样在席卷,扑打在人脸上生疼,犹如无数的白线将大地打的千疮百孔,地面在雨水的侵蚀下化成泥泞,看来天意如此啊,帝队在空地耸起了帐篷,士兵们顶着雨忙碌的搬运着物资,城墙上的格莱达特冷峻的看着远处的黑色大军的长枪如林,深吸了一口带着雨点清新感的空气”还好,城门关上了啊“

    战局因为这场雨。变得迷蒙的难以看清,就像是两个牌手的交替出牌,帝国一把看似占有优势。但是在此刻。也不得不给予对手一口喘息的时间,同样的雨点,此刻正打在费珊国王房间的窗台上。窗外一片白茫茫的。倒背着手站在地图前的费珊国王显得憔悴了不少,两鬓秋霜一样的白丝已经再无一根黑色,审视地图的目光,就像是猎人在寻找猎物的巢穴,从与猎鹰帝国交锋到现在。费珊的局面越来越艰难,在短时间内无法击溃十万帝的情况下。面对帝国的全力压上,兵力上的软肋开始出现,费珊一国之力,力扛了伊斯坦帝国之后。再对上如日中天的猎鹰帝国,已经是将费珊的国力压榨的没有了余地,连续数月的战争对于国内经济的破坏,对于农业生产的影响,都在让老人日渐感到匮乏无力

    ”我费珊的崛起之路,二十年的心血布置,难道就是如此了吗!“费珊国王脑海里闪过一个莫名的念头。按在地图的手不由紧了一下,六十有多的身体,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战争结束。自己的继承人,只怕不是那头猎鹰的对手!所以不管局面如何艰难,自己都已经没有了回头路。要么打赢,逼迫猎鹰帝国谈判,要么,打输,费珊如同中欧巴罗诸国一样,成为猎鹰帝国附庸。

    门口传来脚步声,是主持海岸方面作战的巴顿尔。这位费珊名将的一双眼睛都成了红色,大战在即,海岸方向的压力是最大的,巴伐利德山区虽然是兵力最多,但是费珊的大部分兵力也在哪里,反倒是海岸方向,在丢了两个军团近十万军队后,对面十万帝加上十余万伊斯坦军残余,足足二十余万的兵力蓄势待发,占尽了优势,而费珊方面的兵力,数次交手后,满打满算也就是十六七万人,兵力上的差距,不得不让费珊从战略进攻变为战略防守,而整个王国苦心心积虑的布置了两个月的反击计划,也因为帝的介入而嘎然而止,

    从优势一下转为劣势,这对于海岸方面的费珊军士气来说是一个沉重打击,

    ”陛下!“巴顿尔立正身躯,手放在胸口,弯腰向费珊国王行礼

    ”你来了“费珊国王向他打了一个手势,问道”海岸方面的情况如何,帝国海军的动向查到了没有”

    “暂时还没有”巴顿尔颔首低头回答“帝完全封锁了海岸,特别是在港口,实施了非常严格的排查,我军眼线只要一混进去,就立刻会被巡逻队找出来,而且根据消息,帝国海军主力已经调到了特里兰岛,我们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而帝国陆军方面,这段时间倒是平静了许多,大部分的作战都是由伊斯坦军在负责,伊斯坦入方面,看起来也不是很愿意成为猎鹰帝国的炮灰,所以大部情况下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上万人的作战,也只是一两百人的损失就慌乱撤离了”

    “这么说,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帝国海军主力的动向?”

    费珊国王在座位上坐下,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凝声说道“前段时间帝国海军数个分舰队的突然失踪,一直让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如果是为了威胁伊斯坦人,帝国海军应该是光明正大的出航才对,这样才能够起到震慑的目的,如此偷偷摸摸的离开,而且还伴随有大批运输舰群,难道是要长途航行吗?这才是令人头疼的地方,有大批的运输舰,猎鹰帝的威胁一下就从一个固定点,变成了可以在海岸线任何地区展开登陆作战,那简直就是从一个点,变成了一个面的差异,费珊海岸对于帝国海军来说,处处都是漏洞,为了避免损失,我们不得不下令尚且处于控制下的部分海岸港口封闭,任何船只不得出海!但是这样的情况无法维持太久,因为冬季降临,如果不能在冬季封冻海域之前获取足够的水产物,今年冬季的粮食缺口就再也无法填上了,那将意味着,这个冬季会有大批的费珊平民饿死!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尽快找到帝国海军的动向,这可是关系到无数费珊人生命的迫切问题!“费珊国王手指重重敲了敲桌面,脸色铁青的摆了一下头

    ”是,属下明白!“巴顿尔脸色尴尬的回答,费珊数个月的连续大战,从伊斯坦帝国到猎鹰帝国,为了保证军粮,已经是限制了市面上的粮食贸易,如果再失去往年支撑起三分之一粮食的渔业资源,那对于现在的费珊来说绝对是灾难性的后果

    ”陛下,紧急军报!“门外响起宫廷侍从的声音

    ”进来吧!“费珊国王喊道

    ”陛下,纽伦急报,东方行省方向发现猎鹰帝!海伦娜要塞陷落了“宫廷侍从拿着一份军报走进来,在费珊国王面前低声说道,费珊老国王接过报告的手顿住,满是皱纹的眼睛微眯成了一条线,未完待续

    ...( 权国 http://www.zxxs5.com/2_2660/ 移动版阅读m.z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