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轩小说吧 > www.yabovip8.com > 权国 > 2897 疯血(九)
????“这么说,帝国皇帝已经知道龙家与宋族联姻的事了?”龙奔流一身文士打扮站在一间宽阔的大厅,宽袍下的手轻轻拿起一张纸片,看完后随手丢入眼前的火盆中,直到看着纸片在火焰的吞噬下变成灰白被风卷走,才转过身来,目光闪烁的看向身后一个身影

????“是宋莉无意间说漏了嘴,不过那位猎鹰皇帝似乎也猜到了一些!”回答他的是一名神色冷峻的青年男子,小心翼翼说道”小的认为现在发现了也好,完全敞开西南河道,就等于敞开了我龙家的道路脉络,如果帝国真的只是想要借西南水道进入南部,那么有控制南方水道的宋族跟我们绑在一起,总是多了一份保障”

????“希望你说的没错啊”

????龙奔流看了一眼窗外的春光明媚,深吸了一口暖气,才叹息说道“我也没想到帝国皇帝会如此看重那副画,亲来广陵的当天就要求跟宋族秘密见面,还好这次我们主动放下了数十年的恩怨,与宋族联姻成功,否则我都不敢想会是什么后果“

????“那是个相当莽撞的人,只带了百余骑就深入广陵,就算是厉害也是相当有限的吧,如果我们龙家真的翻脸,小的不信对方能够活着离开西南!”听出龙奔流语气里透出的一丝惧怕,冷峻青年反倒是不以为意嘴角冷冷说道“而且西南水道再怎么使用,也还是水道而已,能够在运输上获取一些便利就算是很不错了,还能怎么样?值得一位皇帝亲临勘测?一个帝国皇帝,跑到这里来看水路,这算什么?

????“有些话,不可乱说!”龙奔流瞪了他一眼“不要看那位帝国皇帝其貌不扬,更有几分憨痴的外表,轻车简从百余名护卫就敢直入广陵,看似莽撞,其实却是一个在西大陆屠城灭国无数的杀神人物,就算是龙家,这几年也是时常被西大陆的各种消息震惊到”

????“杀神?”

????青年脸色愕然“不会吧,就那样一个傻乎乎的胖子,也配这样的称号?小的已经观察了他好几天,这位西大陆皇帝一直都在广陵四周水道转,这种就差没有直接告诉我们,要求龙家放开西南水道的真实目的,就是要借西南水道接入南方水道“青年语气里透着相当的不屑,内心不由就更看低了几分”这种军国机密,就算是放在谈判桌上都需要遮掩严密的东西,对方如此不加掩饰,根本就是毫无心机可言,说直白一点,就是还没有谈就已经彻彻底底的露底了,这样的人也叫杀神?

????“你没看出来吗,对方根本就没有想要掩饰的意思!懂吗,对方就是要告诉我们,他要西南水道,就是为了进入南部水道”龙奔流看着年青人,嘴里不知道该笑,还是该表示无奈“对方如果不这样直白的表明,龙家怎么肯完全放开西南水路!”

????“那位皇帝不是一般人物”

????龙奔流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无比凝重的告诉青年“与龙家交战数十年的高卢帝国就是被他灭的,据说高卢帝国有数百万人死在他手中,随后进攻西大陆诸国,这位皇帝更是一口气就屠灭了五六十万,杀到了中部强国费珊,一日一夜斩杀费珊王军三十万,震惊整个西大陆,最终引动西大陆南部十几个国家联合起来,组建了七十万人的庞大讨伐军,结果你猜怎么样,只是两个月时间,就被这位皇帝随手扫的七零八落,七十万大军,最后活着回去的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龙奔流声音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次为了清理西南本土反对的声音,我们不仅仅只是扫了朝堂的脸面,出兵中部更是直接等于跟朝堂决裂,如果再有这样的超绝人物有吞并西南的心思,再有南部宋族作为侧应,两面夹击下,不要说一个龙家,就是十个龙家怕也是覆灭的份!“

????“既然这么厉害,怎么会跑到小小的广陵来看水”青年听得有些不耐烦,这些战绩他也听说过,第一直觉就是,这根本就不是人能做到的,偏偏家族长辈还都信,他面红耳赤间嘴角愤愤说道“虽然以前西南与南方爆发过冲突,双方水军也曾经为了获得水上运输线而大打出手,只是一条水路运输线,就值得一位这样的人物亲临勘测,这只能说明,要么都是些夸大之词,给自己面前贴金的事,谁不会说上一两件,要么就是西大陆人根本都是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土鼠,地大物博的中比亚西南的一条水路,都能让一个皇帝亲临!”

????“哈哈,随你怎么想吧!”

????龙奔流嘴角哈哈一笑,其实他也不是完全相信的,龙家是历代将门,如何不知道战争是怎么回事,屠城灭国,听起来气势恐怖,可是龙家不是其他中比亚人,对于西大陆还是有些了解,在西大陆,王国是不值钱的,侯国,公国更是一大堆,比如西南这样大的地区,挤下七八个侯国公国的也不奇怪,这种情况下,屠城灭国,真是犹如家常便饭一样,什么杀了数百万人,西蛮子这种夸大的话也信的!我龙家与高卢作战数十年,全部杀的加起来只怕也没有这个数!什么南北大战?七十万的大军一路排开的营盘,你知道那是多么了恐怖的一个范围吗!上百里都不止!不过这位猎鹰皇帝确实是个厉害人物,至少昂纳错一战屠灭五万狼锐军是实打实的战绩,但是据说当时帝国调动的兵力足有二十余万,就显得不是那么令人感慨了!

????我要是二十万大军,也能够绞杀五万狼锐骑兵,不仅仅是青年这样想,很多中比亚人都这样想,中比亚人的高傲,是数千年以来就有的高人一等的自信,是深入到骨髓里的东西,中心之国,万国中心!对于外族,无论是何等身份,哪怕是皇帝,都会不自觉的看低一等,反正一句话,老子就是不服!

????如同青年这样的龙家年轻一辈,论能力素质,不在一般的将领之下,只是没有派去边防上锻炼,缺了一份见识,多了几分桀骜,如果站在这里的是在边防上待了一段时间的龙武阳,就绝对说不出这样无知的话,

????但是这里是广陵,是龙家本营,是龙家无数青年俊杰的聚集之地,龙家这几年还是比较和平的,高卢疲与帝国战事,早就没有对龙家有过军事行动,这几年成长起来的龙家人,都没有经过什么像样的战斗,可是一个个偏偏还心高气傲的狠,

????都是差不多岁数的同龄人,谁会承认这位相貌不扬,甚至还有些傻乎乎的西大陆皇帝,就比自己厉害多少?当最初的好奇变成比较之心,当知道这位亲临广陵的帝国皇帝只是一个才年满二十八岁的青年,龙家年青人里边自然就兴起了一股比较的心思,对于这个,龙奔流并没有压制的意思,年青人,没有一点傲气和锐气,还算什么龙家人,如果是战场上,难道知道对面是帝国皇帝,西大陆军神,就放弃攻击了吗?铁与血,强与弱,战士就必须要勇于直前,面对一切敌人,挑战一切敌人,只有打过了才知道!龙家历代不都是如此一代代的奔上与西大陆对抗的战场!

????“告诉猎鹰帝国,龙家可以信守承诺,敞开西南水道”既然知道了帝国的意图,龙奔流认为没有继续拖延下去的必要,他走在桌子前,拿起桌子上躺着的一封信交给青年,凝声说道“因为顶着袭击中比亚使者团的罪名,我龙家可是有上千的精锐被帝国扣押,到现在也没有放回来的意思,有这上千的人质在手,有数十万大军压阵,这就难怪那位皇帝敢大摇大摆的直入广陵,帝国应该将龙武阳和其他人放回来!如果连这点诚意都没有,那就真没得谈了!”

????“是,我明白了”青年点头接过信函,

????看着青年人离开,龙奔流手摸了三撇胡子的下巴,帝国借西南水道去南方,难道真是就是为了复仇?

????龙家是将门,家主龙阳,副家主龙破都是赫赫有名的武将,而他龙奔流则因为天生体质弱的原因,从小就是按照智将来培养的,虽然只是家族中的五号人物,却是整个龙家的后勤大管家,现在的中比亚还是一个传统的陆地国家,对于海洋贸易,海军建设都是一片空白

????因为数千年来,中比亚地区所有重大战役都是在内陆,对于海洋都是处于忽视状态,从来没有人想过大陆之外的海洋,也是一个丝毫不输与大陆的战场,所以即使是龙奔流这样的龙家中坚人物,也从没想过,帝国想要借西南水道通过的其实是帝国海军,而不仅仅只是商用船只!

????想到报告中提到的那副画,龙奔流反倒是真正松了一口气

????那副画,他也听说了一些,龙家与宋族纠缠了数十年,各自不知道打入了多少眼线,基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完全封闭的事,何况那副画,还在宋族内部掀起了一场小风波,据说是一艘帝国战舰在中比亚南部海被亚丁人袭击沉没,而宋族恰巧有人路过,用画记录下这件事,

????为了宋族是否需要介入到猎鹰帝国与亚丁人的纠纷中去,宋族内部还曾经展开过一场不大不小的讨论,猎鹰帝国帮助过宋族,而且还提供了精铁贸易,但是亚丁人也不好惹,名副其实的南方海域的霸主,从海上而来的亚丁商人更是控制着中比亚地区百分之八十的海洋贸易,

????得罪亚丁人的风险,明显要大于讨好猎鹰帝国的价值,这是一个傻子都能够看出的题目

????所以最终宋族前来与猎鹰帝国皇帝见面的,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物,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这样就算是亚丁人追究起来,宋族也可以将这件事解释为个人行为,从这上面来说,宋族做的不地道,堂堂南方宋阀,因为惧怕而将一个弱女子推到前面当挡箭牌

????不过从报告上提到的会面过程来看,猎鹰皇帝似乎没有太在意,

????尽管猎鹰帝国曾经帮助过宋族,宋族有现在这样的姿态也无可厚非,因为所有的一切,最后都归咎于实力,猎鹰帝国的强势是在西大陆,距离宋族太远,而亚丁人则是只隔着一个大海,而亚丁海军更是随时可能压制宋族在沿海地区的船只,宋族麾下的三十六山民里边,靠着大海为生的渔族就有六个,一旦在海岸地区遭到亚丁海军的报复,那就不是几个人的生死,而是血流成河的灾难,宋族虽然也逐渐有自己的水军,但其实不过一些能够在内河运动木筏舟,在内河上还能用一用,到了海上,直接就会被海浪打翻,

????如果是换成自己,只怕未必做的就被宋族好到哪里去!龙奔流内心暗暗叹息,水军和海军的差别,他还是知道的,

????从广陵川返回住所,胖子也很快就接到龙家答应放开水道的通知,知道自己这几天围着城外广陵川来回跑,终于见成效了,西南龙家最惧怕的就是帝国会对西南动武,现在知道帝国的目的只是想要水道借路,还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的,毕竟龙家因为进攻中部而与朝堂彻底翻脸,燕州战事就算是胜利,也是元气大伤,没有数年根本恢复不过来,而且依照帝国的军力,真要进攻西南,哪里需要借助什么水路!只是放开西南水道,就能够拉拢到猎鹰帝国这样的强援,这种好事错过了,就没有下次的机会了!

????对方只要看清这一点,就不会再在水路问题上耽搁下去,毕竟对方还等着自己一句话,燕州,帝国到底是继续看下去,还是帮龙家一把?

????龙家的正牌家主龙阳还在燕州上京生死不知,副家主在中比亚中部拼死搏杀,龙奔流可不知道,自己已经下令放开北王庭骑兵南下,不知道气势汹汹猛攻燕州上京半月的耶律宏泰现在已经在考虑怎么夹着尾巴溜走,只是这对于龙家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而是一件坏事,

????耶律宏泰猛攻上京半月,虽然消耗掉上京防御七七八八,但是自己也是兵疲马乏,损失惨重,军心士气都已经快要到能够支撑的

????现在撤出燕州,轰然南下的北王庭骑兵,就会一头撞在龙家已经虚弱无比的燕州防线上

????龙家可以存,但龙阳必须死!

????这不是私人感情的问题,而是只要龙阳存在一天,帝国想要最终控制西南就是一篮空梦!

????(未完待续。)( 权国 http://www.zxxs5.com/2_2660/ 移动版阅读m.z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