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情敌之间一场拔剑张弩的较量

????侯岛听完窦欣仪所说,给她提了一个建议后,电话响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侯岛慌忙从床上起来,紧紧穿着内衣内裤去接电话。他看了看电话上显示的号码,发现是庄德祥打的,就小声对刘佳佳和窦欣仪说“说曹操曹操到。庄德祥打电话来了!”

????“别说我们在这里!”窦欣仪立即小声对侯岛说,显然她还没有考虑是否接受庄德祥的建议,与他一起出外租房同居,想先回避他一段时间,然后再做出决定。

????“好,你们别说话,我按免提接!”侯岛朝着她笑了笑说。

????“喂,庄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侯岛按了免提后,立即很礼貌地问道。

????“没事,没事,刚才给你发的信息收到了没有?”庄德祥立即问侯岛说。

????“您给我发信息的?我的手机没电了,还没收到呢……”侯岛看了看刘佳佳,一边暗示她帮忙将他的手机关掉,一边装作很惊讶地回答道。

????“是吗?我的手机上怎么收到了反馈信息呢!”庄德祥毫不留情地回答说。

????“……”侯岛想撒谎,没想到庄德祥的手机设置了回馈信息,收到没收到他知道,顿时脸上发燥,禁不住流了汗。

????“我有事出去,顺路到了你那边,听说你出院回家了,想过来看看你,方便吗?”

????庄德祥见侯岛没回答,就很客气地问道。“庄老师,您客气了,您客气了,您日理万机,我这点小病,就不麻烦您一而再,再而三地看望了……”侯岛见庄德祥又要来他家里“看望”他,一时非常慌张,急忙很客气地推辞说。

????“怎么啦?不方便啦!不欢迎啦!我也是路过这里,顺便进来看一看的!我们师生一场啊,看看你总该行吧?”庄德祥见侯岛在推辞,就十分不高兴地问道。

????“不不不着回答说。方便,欢迎,方便,欢迎……”侯岛见庄德祥那样说,只好迅速笑着回答说。

????“真的,还是假的?我怎么听的狄丽丽说你正在会客啊?”庄德祥带着几分责备的语气问道。

????“……”侯岛听到这话,不由得吓出一身汗来了。不好,庄德祥肯定遇到了狄丽丽和尤可芹,肯定知道了窦欣仪和刘佳佳来他那里的事情。他下意识地看了看窦欣仪和刘佳佳,她们也一时不知所措。

????“怎么啦?我没说错吧?”庄德祥有几分得意地问侯岛说。

????“没错,没错,您哪里会说错呢?不过……”侯岛只好迎着庄德祥的话说,然后寻机转折,但没等他转折,他的话就被打断了。

????“不过什么?不过我还是错了,是不是?”庄德祥又步步紧逼着说。他知道,侯岛撒谎已经被他揭穿,已经非常窘迫了,趁机追问的话,可以追问出很多平时问不出的事,情急之下最容易说漏嘴的,这个道理谁都懂得的。

????“不是,是……”侯岛在庄德祥的追问下,真还有点不知所措了。

????“不是什么?是什么?”庄德祥进一步追问道。

????“不是你错了。我会过客是真的,不过她们已经走了!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了,欢迎你来我家!”侯岛见庄德祥没完没了地追问,就很直接了当地回答说。

????“你又在撒谎吧?我已到在楼下多时了,我看着她们进去的,但没看到她们出来啊!”庄德祥在呵斥侯岛时,不知不觉地将他的龌龊事说了出来。

????“你到了多时,你要么就到我家来,要么就去办自己的事啊,在那里待着浪费时间多可惜!”侯岛想了想,略带着笑意说。

????“你……好了,我马上上来了!”庄德祥想训斥侯岛,没想到说漏了嘴,反被侯岛拿住了话柄,说得他无言可说了。

????“好,欢迎,我马上迎接你!”侯岛见庄德祥无话可说,立即十分尊重地说迎接他。当然他没给庄德祥继续说话的机会,而是迅速将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后,侯岛时窦欣仪和刘佳佳说:“庄德祥上来了,你们快走吧!别走电梯,到楼梯里呆会儿!”

????窦欣仪和刘佳佳,点了点头儿,立即走出去了。侯岛立即穿好衣服,给殷柔发了个信息,说庄德祥在他这里,今天别来,撞到了不好,并让她适时打电话将庄德祥叫回去,他此时不愿意与庄德祥多纠缠。

????侯岛搞好了那些,迅速打开房门,走出客厅。而在他走出客厅时,门铃就响了。庄德祥进来了,后面是尤可芹和狄丽丽,她们手中提着一些蔬菜。

????庄德祥什么都不说,进门就四处看看。

????“呵呵,不好意思,比较乱!狄丽丽,快给庄老师沏茶吧!”侯岛见庄德祥到处看,知道他在看什么,就立即笑着时他说。

????“好的,”见气氛有点紧张,见侯岛让她去沏茶,立即回答说。随后,她立即将菜提到了厨房里,然后准备去沏茶。

????“不用了,不用了!”庄德祥立即摆了摆手说,“我也是顺便过来看看,看看就走!”他一说话就又提到了“顺便”二字,明显地在警告侯岛不要太得意了。

????“还是沏一杯吧!”侯岛见庄德祥客气,又时着狄丽丽说。

????“绿茶,还是花茶?”狄丽丽又笑着问道。

????“不用了,不用了,我待小会儿就走的!”庄德祥又制止狄丽丽说。

????“给他来壶他最喜欢的花茶!”侯岛觉得狄丽丽问绿茶花茶纯属多余,立即瞪着她说。

????狄丽丽不再说什么,立即去沏了一壶花茶,送到庄德祥手中。庄德祥接过茶杯,看了看狄丽丽和尤可芹一眼,说:“你们回避下吧,我有事跟侯岛单独说!”

????“好的!你们说吧!”随后,狄丽丽和尤可芹就退到房间里去了。

????庄德祥看了看侯岛,装作很和蔼地说:“你这么快就出院了,好了点吗?”

????侯岛当然知道他不是为了问他好了点没有来的,知道他肯定是为了窦欣仪的事来的,就立即笑着说:“承蒙您关心,好多了!过两天我就去上课!”

????“那就好,那就好!”庄德祥立即满脸假笑,“养病是大事,可学习也不能耽误,能上课就要尽量去上课啊!”

????“是啊,是啊,我本来今天就准备去上课的,但早上起床时头有点晕,就坚持多休息了一天!”侯岛见庄德祥装模作样地谈学习上的事,也只好应付了。其实庄德祥劝导学生学习一天都不耽误,而他缺课、调课却是家常便饭。

????“对了,我还有件事顺便问一问你!”庄德祥像突然记起什么事的说,“听说你最近人缘很不错啊,认识了一个叫窦欣仪的女孩,是不是?”

????“是啊!您对她很熟悉吗?她是非常优秀的女孩,谁做她男朋友,谁有福气啊!”侯岛见庄德祥终于说到了他想说的,就立即很平静地回答说。

????“呵呵,你说的也是。她是我朋友……朋友的女儿,我担心她受欺骗啊!”庄德祥立即颇有感慨地说。

????“哦,是吗?女孩子太漂亮了,是容易受到色狼的关注!很不巧的是,她半个小时前陪着她的好友、我以前的学生刘佳佳到过我这里,你要早点来的话,兴许能遇到她……”侯岛见庄德祥想挑明他与窦欣仪的关系又不好说,只是隐嗨地警告他,就立即学着他的语气回答说。

????“是啊,这社会太复杂,我怕她受骗啊!对了,她来你这里,有没有说其他的什么?”庄德祥见侯岛在暗中骂他,内心非常不舒服,但人没表露出来,而是继续若无其事地问道。

????“什么其他的事?她好像没说什么。我只听刘佳佳跟她开玩笑说什么同居……”侯岛见庄德祥想追问窦欣仪来他这里的事,就很隐嗨地告诉他说。

????“哦,有这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这孩子,他爸委托我照顾她,她一举一动完全不跟我招呼,真令人担心啊!”庄德祥立即摆出一幅慈祥老者的神态。

????“是啊!不过,您别担心!她成年人了,能处理好自己的事的!当然在必要的时候,我作为朋友也会帮帮她的!”侯岛见庄德祥装得那样君子,便轻松松松地告诉他说。

????“是啊,你是她……朋友,帮帮他也应该!”庄德祥有几分颓丧地回答说。

????“呵呵,出门在外靠朋友嘛!您是我的恩师,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只要开口,我会义不容辞地帮您……”侯岛见庄德祥有几分颓丧,意识到目的已经达到,但做事不能做绝,便又转过来顺着他说。当然他这样做是暗示庄德祥:你的事情我都知道,我可能搅局,也可能助你一臂之力,至于怎么做,那就要看你自己了。

????“帮我?”庄德祥略略吃了一惊,旋即笑起来说,“我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无所追求,只要你将你的学业做好了,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就在这时,庄德祥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了看,说:“啊哟,不早了,我有事得走了!”说罢,他站起来就准备走。

????侯岛也随之站起来说:“您日理万机,我就不留您了!你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吩咐,我向你保证,你朋友的女人,我会真心将她当朋友对待的,会帮助和保护她的……”

????“那就好,那就好!我现在有事要走了,有事打电话!争取早点去上课啊!那我走了!”庄德祥见侯岛那样说,立即嘱咐他说。

????“庄老师再见!”

????“再见!”

????侯岛送走了庄德祥,立即给刘佳佳打电话,说庄德祥走了,要注意别被他碰到了。刘佳佳说,她们到楼上去了,并没走呢!侯岛便让她们等一会儿再走。

????一场拔剑张弩的情敌之间的较量就这样悄悄地结束了。

????第207章上床装睡躲避少妇的纠缠

????庄德祥走了,侯岛如释重担,立即回到房间里,想到床上睡一个回笼觉。狄丽丽见他进来,有几分惊讶地问答:“庄老师呢,你怎么进来了,将他凉在一边!”

????“走了!他要在啊。我岂敢将他凉在一边,全力应付都应付不过来呢!”侯岛坐在床上,懒洋洋地对狄丽丽说。

????“走了?他找你有什么事啊?怎么这快就走了?”尤可芹也十分好奇地问侯岛,她搞不清楚庄德祥来看侯岛,为什么进门不到五分钟就走了。

????“什么事啊?你们不知道吗?他跟我说话是一副官腔,空话废话屁话假话句句文采飞扬,真话实话却一句都未曾说出!”侯岛见她们都好奇,就立即笑着回答她们说。

????“你啊,说话越来越放肆了,怎么能这样说庄老师呢?”狄丽丽瞪了侯岛一眼,对他刚才说的那一句话相当不满意。

????“什么啊,我说的不是吗?他名义上是来看我,实际上是来质问我的!”侯岛见狄丽丽瞪他,向解释原因说。

????“质问你?不会吧?为什么?”尤可芹更加惊讶了。

????“为什么?这要问你们!你们是不是告诉他,窦欣仪和刘佳佳到我家来了?”侯岛见尤可芹问他为什么,不禁有几分生气,带着质问的语气时她们说。

????“是啊,我们出去时,遇到了他,他问遇到了刘佳佳和窦欣仪没有,我们感到奇怪,就说她们到我们这里来了。挺奇怪的,庄老师在下面转悠了半天,才突然想起要上来看看……”狄丽丽见侯岛那样气乎乎地质问她们,有几分不服气地回答说。

????“这就对了!他上来不是为了来看我的!他来我家有两原因:一遇到了你们,却又不好向你们解释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为了不引起你们的怀疑,他机灵一动,说是来看我的,既蒙住了你们,又让我对他感恩戴德;二是刘佳佳和窦欣仪来到了我家,他怕我跟她们有什么什么,所以要上楼到我家看看……”狄丽丽说他们在楼下遇过庄德祥,却对庄德祥在楼下转悠半天才到她家有疑虑,侯岛向她分析原因说。

????“不会吧?”狄丽丽和尤可芹将眼睛睁得老大,“庄老师他……”

????“有什么不会?从我观察的情况下,庄老师是爱上了刘佳佳或者窦欣仪,而他爱得非常深却不能如愿,于是悄悄在背后跟着,寻找邂逅的机会,寻找英雄救美的机会。我猜啊,庄老师八成是喜欢上了窦欣仪,因为他刚才跟我谈话中,提到了窦欣仪是他朋友的女人。我想,什么他朋友的女人,就是他朋友。一个男教授,专门爱跟美女交朋友,他想干什么,并不是他优秀的口才掩盖得了的!”侯岛见她们都不相信,就给她们讲了自己的看法,“我是男人,对男人的心理是比较熟悉的!”

????“啊,还真应证了那句话,男人都不是东西,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狄丽丽带有几分醋意说。

????“看看你,说什么都上纲上线,一句话打击一片!”侯岛看了看狄丽丽,表情严肃地说,“庄老师,是庄老师,他有那爱好,难道就代表所有男人都有那爱好?你也别吃醋了,人家到目前为止,还是一面热呢!”

????“谁吃醋了?真是的!”狄丽丽立即将脸拉得老长老长,满脸都写满三个字:不高兴。

????“谁吃醋了?我还真想问问你呢?丽丽啊,你看看,人家刘姐和曼曼来了,你吃醋不高兴,人家刘佳佳和窦欣仪来了,你也吃醋不高兴……”侯岛说着说着,就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

????“你只知道埋怨我,你也不看看,那些人与你什么关系啊?你站在我的角度想一想,我能无动于衷吗?你还埋怨我?”狄丽丽见侯岛埋怨她,立即辩解说。

????“我不跟你吵!我告诉你啊,刘姐是我家教学生的家长,我的主顾;刘佳佳是我以前的学生,现在的同学,除此外我与她没任何关系,来往就很少。窦欣仪,你知道吧,在医院里才认识的,与她更没什么关系!”侯岛见狄丽丽非常不高兴,就再次重申了他与刘欣的关心,重申了他与刘佳佳的关系。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不说这个!”尤可芹见狄丽丽和侯岛又怄气起来,急忙出来打圆场说,“有人好好说,大家商量商量,不要相互怄气了!”

????侯岛见尤可芹急忙灭火,立即换上笑脸说:“是啊,是啊,可是你也不要诬赖我和刘佳佳窦欣仪之间有什么关系啊!你们还没看出来啊,人家庄德祥迷上了窦欣仪,时刻缠着她,而她尚存犹疑,在她的好友刘佳佳的帮助下,找我了解庄德祥的情况!怎么能凭空怀疑她们与我有什么关系呢?这个刘佳佳啊,就喜欢搞恶作剧的。那天在医院,她故意装作跟我无比亲热的样子,难道你们还没看出来了吗?”

????“好了,好了,不要说这些吧!”尤可芹继续笑着说,“说些开心的轻松的事,即使是说的废话,也比争论强啊……”

????尤可芹说这话时,有人按门铃了。

????侯岛朝着狄丽丽和尤可芹看了看,说:“可能是刘姐和曼曼来了,我睡一会儿。你们去开门,说我睡着了!”

????“那你快点!”狄丽丽催促侯岛说。她见侯岛也不愿意与刘欣她们过多接触,顿时心里非常高兴,与他配合得非常好。

????侯岛迅速脱掉鞋,脱掉裤子和外套儿,钻到被子里装睡着了。狄丽丽见此,才曼曼悠悠地去开门。

????来的果然是刘欣和曼曼。她们一进门,就问狄丽丽:“侯岛呢?好了点吗?”

????“在床上躺着呢!”狄丽丽毫无表情地回答说。

????“妈妈,我们去看看吧!”还没等刘欣说什么,曼曼就吵着要去看侯岛。

????“好吧!”刘欣就不再理会狄丽丽,而是和曼曼一起进入房间,看侯岛去了。

????“刘姐来了!”尤可芹见她们进来了,只好笑着与她打招呼说。

????“你也在啊!”刘欣朝着尤可芹笑了笑,当然她见尤可芹一直在侯岛身边看着他,也意识到了她与侯岛的关系不一般。

????刘欣走到床边,摸了摸侯岛的额头,发现他略略有点烧,很惊讶地问狄丽丽和尤可芹:“他怎么啦?怎么还有点低烧?快送医院啊!”说罢,刘欣就带着责备的神情看了看她们,她的言外之意是很明确的。

????“他昨夜作了个噩梦,被吓坏的,或许与昨天他经历的某些事有关吧?”狄丽丽邪着眼睛看着刘欣,微微笑着向她解释说。

????刘欣听到那话,心里微微一颤,立即说:“是吗?我以为是他晚上睡觉弄掉了杯子着凉了的呢!吃过退烧药吗?”

????“半个多小时吃过!他刚刚睡着!”狄丽k丽p冷m淡g地说。

????“哦,那我们不说话了,坐在这里等着他醒来,然后请他一起去吃饭!”刘欣说罢就坐在侯岛的床上,两眼关注着他,曼曼也搬了一把持子,坐在床边,等着侯岛醒来。

????侯岛早上和中午都没吃饭,听说刘欣要请他吃饭,本能地意识到肚子饿了,本能地想吃东西。但狄丽丽说他刚睡着,不便于立即醒过来,只好继续装睡。

????第208章做爱过的男女在床上就不存在羞耻

????一个人明明醒着,却要长时间装睡着了,确实有几分难度。侯岛装睡着了一会儿,就觉得特别难受,决定要“醒”过来,憋得慌啊!

????侯岛故意装作不知道刘欣在身边的,一翻身过来将她紧紧抱住,然后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摆出一副睡眼惺松的样子。刘欣见狄丽丽和尤可芹在附近,趁机将侯岛紧紧地抱起来。

????侯岛睁开蒙蒙脆胧的睡眼,带着几分不满地说:“你干嘛坐在我的床上啊?到一边去吧!我要睡觉呢!松开!

????刘欣听到这话,刚才还异常兴奋的心情突然被泼了一瓢冷水,立即松开侯岛,吸起嘴说:“没良心的东西!我来看你,你居然这样说!”

????侯岛睁开“朦脆”的睡眼,看了一眼刘欣,十分惊讶地说:“啊,原来是你啊!刘姐,你来了!”

????“我来了多时,你一直不理我,还这种态度对待我,我真受不了!”刘欣见侯岛睁开了眼睛,就开始撒娇般地埋怨他。

????侯岛看了看狄丽丽和尤可芹,看了看刘欣和曼曼,一时也觉得非常尴尬,急忙解释说:“我睡着了,根本不知道你来了,不不起……”

????“爸爸,我们来请你吃饭了!”曼曼见侯岛醒来,迅速拉着他的手说。

????“……”曼曼跟侯岛叫爸爸,所有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尤其是狄丽丽不仅吃惊,反而对侯岛充满了一种憎恨:居然背着做了他人的爸爸!

????刘欣见气氛凝固起来,立即假笑了笑,对侯岛说:“曼曼这孩子说话漏嘴了。我们是来请你吃晚饭的!

????“请我吃晚饭?我不去!我的伤还没好呢,哪都不去!”侯岛想都没想,就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因为昨晚几个女人争风吃醋,让他实在太累太累了。他不想因为陪她们出去吃饭而绞尽脑汁去向狄丽丽解释。

????“为什么?你养病这么长一段时间了,天天在家里也闷得慌,除去走一走,换换环境,透透空气,不也是很好吗?为什么不去呢?”刘欣见侯岛冷冰冰地拒绝了,先是非常吃惊,继而又立即劝慰他说。

????“就是!请你出去吃饭,你为什么不去呢?”曼曼又立即接过她妈妈的话说。

????“曼曼,别插话!”刘欣回头看了一下曼曼,曼曼吞了一下舌头,就不再说什么。

????“不为什么?我有点不舒服,哪都不想去!”侯岛翻了个身,将被子往深上盖了盖。

????“呵,谁得罪你了?这种态度!”刘欣也禁不住火气来了。当然她说这话,一半儿是说给侯岛听的,一半儿是说给狄丽丽听的,因为他怀疑她们昨晚走后,狄丽丽对侯岛说了什么,或者与侯岛闹过别扭。

????“谁也没得罪我!我自己得罪了我自己!此时此刻,只想睡觉,什么都不想!”侯岛见刘欣将言语的矛盾指向了狄丽丽,就立即回答她说,他不想她们再跳起冲突。

????“侯岛,刘姐好心好意请你,你就答应吧!我们回学校去了!”狄丽丽见刘欣将话头对准了她,也懒得去理会,就对床上睡着的侯岛说。

????“不去!”

????“侯岛,我们回学校去了!再见啊!”尤可芹也与侯岛说再见。

????狄丽丽懒得再纠缠下去,牵着尤可芹的手就走了。刘欣和曼曼看着她们走了,什么话也不说,瞪着眼睛看着她们的背影。

????等狄丽丽和尤可芹走后,刘欣轻声叶曼曼说:“你到客厅里做作业去!

????“妈妈……”曼曼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

????“去吧,妈妈陪你爸爸说会儿话!你去讲客厅的灯打开,在那里做作业!别打扰爸爸妈妈了啊!”刘欣见曼曼想说什么,但没给她说什么的机会,立即吩咐她说。

????曼曼有几分不情愿地看了看刘欣,背着书包出去了。

????刘欣见她们都走了,轻轻地门上门,来到床边,脱了鞋,坐到了床,轻轻地拍动着侯岛的肩:“怎么啦?真的生气了?人家可是好心好意地请你吃晚饭的……”

????“没心情,想睡觉!”侯岛直接了当的回答。

????“好啊,我也困!”刘欣说着边并着侯岛躺下来,并用手在他背上轻轻敲打着。

????“去,去,去辅导曼曼做作业!别打扰我睡觉!”侯岛没想到她会上床来磨他,便有几分不耐烦的时她说。当着众人的面说话要顾及面子,而两人空间里,不高兴时说话就不那样给面子了。

????“谁打扰你睡觉?你睡你的,我睡我的,这样不行啊?”刘欣并不在意,一边笑着说一边隔着被子将侯岛紧紧抱着。

????“行。但你也不能跑到我的床上来睡啊?”侯岛的屁股往后挺了挺,依然很不热情地回答说。

????“什么话啊?你都睡了我的玫瑰床好几次了,我睡睡你的这张破床不行啊?不让我睡,我偏要睡!”刘欣隔着被子在侯岛的屁股上猛拍打了几下。

????“那好,你睡着,我起去!”侯岛说着就准备起床,但已经被刘欣翻身压住了他。

????“你……”侯岛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他能对压在他身上的女人说你想强奸我吗?不能,他认为那不仅无济于事,还会自取其辱的,女人抛开了脸面去做某事,态度比男人坚决得多,那样说还真会引起刘欣时他采取性暴力的。

????“我?我怎么啦?说啊!”刘欣笑着追问侯岛说。

????“你一点也不知道羞耻啊!你看看你,赖在我床上不走不说,还强行要我陪你睡。你说,你不害羞吗?”侯岛见刘欣笑着追问,也只好如实告诉了他。

????“呵呵,羞耻!我们都上床多次了,在床上还谈羞耻二字?你太迂腐了吧!我告诉你吧,男女只要一次上床作爱后,以后他们俩在床上就不存在羞耻了。你想想啊,他们在被窝里赤裸相对,肉体相连,相互之间还有什么没见过啊?真是的!”刘欣听侯岛那样说,不仅没生气,反而将她的理论滔滔不绝地讲给侯岛听,像哲学教授介绍某种理论一样,极其有条理。

????“……”侯岛瞪大眼睛看着刘欣,像她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

????“怎么啦?服不服?”刘欣得意地笑了起来。

????“什么服不服?你给我下来!你这么重的人,我受不了的!”侯岛略略瞪了她一眼。

????“呵呵……”刘欣笑了笑就下来了,“你压我时从不考虑我承受不承受得了呢!”

????“……”侯岛不说话,翻身趴着睡在床上,

????“我问你一个问题,行不?”刘欣从侯岛身上下来后,就一边脱衣服,一边笑着问他。刘欣昨天有强烈的欲望都尚未满足,今天有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只满足于穿着衣服在被子外磨蹭一下呢?见侯岛不再坚持起床,她就准备脱了衣服,钻的被窝里去了。而只要钻到了被窝里,她那种意愿就水到渠成地实现了。

????“问,只要不是娶我不娶我之类的,别的都可以!”侯岛见他多次冷冰冰地拒绝她,她都不生气,也觉得时她残酷了一点,便将态度变好了一点。

????“切,你以为我问你问题就是娶我行不行啊?我知道你顾虑重重,所以也不紧逼你,给你时间去考虑考虑!我问的是一个考智商的问题!”刘欣见他的语气好多了,心情越来越好,非常兴奋地说。

????“好,那你说啊!反正我的智商不高的,千万别出难了!”侯岛时她的话颇有吃惊,立即非常好奇地追问道。

????“偷什么东西,是双赢的,就是偷者和被偷者皆大欢喜的?”刘欣一边将她的内衣扒光,一边笑着问侯岛说。

????“偷?有谁那么傻,心甘情愿被偷的?有这样的事,明着给不就行了,还需要偷吗?”侯岛没想到刘欣会问这些,一时也想不到答案究竟是什么。

????“你再好好想想!”说到这里时,刘欣已经将全身上下全部脱光了,已经掀开被子的一角,悄悄钻进了被窝。

????侯岛见刘欣已经全身赤裸裸地钻进了被窝,非常惊讶地问她说:“你干嘛啊?曼曼还在外面呢?”

????“呵呵,陪你猜谜语。没事,门早已经闩好了!”刘欣笑着便将侯岛的身子抱了起来,“还穿着内衣睡觉呢?你不是喜欢裸睡的么?”

????“……”侯岛见刘欣如此迫不及待,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我累着呢!你又来折腾了……,

????“呵呵,你折腾了她们,不折腾我,不是偏心么?”刘欣说着又双手去脱侯岛的内裤,“你累就少动,让我折腾你……”

????“你看你,猜谜语猜着猜着就钻进来了,还对我动手动脚的!”侯岛见推托不掉与刘欣折腾一次,见刘欣已经全身赤裸地钻进了他的被窝,就没有刻意去反对,当然也没有积极配合。

????“对了,你猜出来没有?”刘欣不管侯岛说什么,又笑着问道。她脱掉了他的内裤后,就立即用手去折腾他的肉条儿条儿,让它迅速转变成ròu棒棒。

????“没有!”侯岛还没想到答案是什么。

????“我就知道你想不出来的!你啊,见了美女就走神了。虽然你表面可能装得很正经,但你思想的野马会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的!”刘欣轻轻捏了一下ròu棒棒。

????“是什么啊?侯岛带着几分疑惑问道。

????“偷人,偷情!”刘欣说完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咦,想得也够绝的!哪个美女要偷情,请她悄悄告诉我,我愿意被偷!”侯岛像酸酬灌顶一样,朝着刘欣会意地笑了笑说。

????“好啊,你这个色鬼,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看我怎么折腾你!”刘欣一翻身骑到了侯岛身上,用仙人洞夹着他的ròu棒棒大幅度地划起船来了,两个白白的略有松弛的nǎi子掉在侯岛眼前,有节奏地摇着。

????侯岛忍不住了,一手抓住一个,像揉面一样揉了起来

????……

????第209章别让我们做爱的场景给她看到了

????刘欣大约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她的剩余精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便趴在侯岛身上睡觉。侯岛感到体力不济,一直处在下方,仰躺着,任凭她折腾,除了必要的配合外,他动都懒得一动。

????侯岛轻轻的拍了拍刘欣的屁股,轻声问她说:“骚女人,过瘾了吗?”

????“嗯,过瘾了!”刘欣非常满足地回答说,“好久没这样兴奋过!”

????“是啊,你过瘾了,我却被你折腾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侯岛将她轻轻推了推“还有这么重在身上压着……”

????“不行,还让我压一会儿!你压我时,都毫不客气呢!”刘欣见侯岛推她便将胸部两个大nǎi子又压到侯岛身上,“今天你得让我好好压一压!”

????“别闹腾了!曼曼还在外面做作业呢!你还是快点穿上衣服吧,万一她敲门要进来,怎么办?都这么大孩子了,也该开始关注男女之间的事了。我们长时间在里面,她会感到好奇的,从而会偷听什么的?”侯岛拍了拍她的背部,态度很严肃地说。

????“不会吧?曼曼是好孩子,不会关注这些的!”刘欣有几分不相信地说,“她一向听我的话的,我叫她在外面做作业,别敲门打扰的,她是不会……”

????“别太大意,孩子的好奇心是大人难以预测的!你也不想想,曼曼都初潮了,快到对异性感兴趣的年龄了,你啊,要注意行为点,别让我们做爱的场景给她看到了,或者是给她猜到了,那样会造成心理压力的。对了,你该有意识地时她进行必要的性教育了!这影响孩子将来幸福的……”侯岛见刘欣还有几分不相信,又接着对她说。

????刘欣听侯岛说该给曼曼进行性教育了,情不自禁地用手在他脸上掐了一把:你管得还真宽呢!”

????“是的,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快起来将衣服穿上吧?”侯岛只好笑笑说,他心里想着他们狂欢对曼曼的影响,他与曼曼投缘,总不能让曼曼觉得他经常欺负她妈妈吧!

????“你小气,怕我多压你一会儿。好,我起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刘欣仔细想想侯岛的话,还真觉得有几分道理,就笑着准备从他身上起来,反正渴求的已经满足了,多余的精力已经释放了。

????“条件?我能答应的就答应,不能答应的,那就免了吧!”侯岛最怕刘欣提答应条件的事,本能地对她说。

????“看你窝囊劲儿!不就是答应个条件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像个男人!”刘欣嘀咕着说。她发现自从她向侯岛求婚后,侯岛的胆越来越小,只要提问他个问题,或者让他答应个条件,他就变得含糊起来。

????“你说吧!你说了我再答应你,哪有我先答应了,你再提条件的?”侯岛见刘欣不高兴,只好立即给她陪笑脸。

????“你将我的nǎi子捏一会儿,行不?”刘欣见侯岛不愿意先答应,只好将她的条件提出来。

????“好啊,我说什么呢,原来是这个啊,这样的条件别说一个,就是一百个我也答应啊!”侯岛见刘欣提的那个条件,一边将双手去揉捏她的nǎi子,一边笑着时她说。

????“你啊,越来越不像男人!斤斤计较的!”刘欣轻轻吻了一下侯岛的额头。

????侯岛揉捏了一小会儿,笑着问她说:“该差不多了吧!”

????“嗯!”刘欣迅速从被窝里出来,拿衣服穿上了。

????“跟我的也穿上!”侯岛见她已经将衣服穿好了,笑着央求她说。

????“你自己穿!还真会享福的!”刘欣撇了撇嘴说。但她撇嘴的同时,她已经将侯岛的内裤拿到手了。

????“那当然!有女人侍候就是福。”侯岛说罢,便将被子掀开,张开两腿,等着刘欣将他的内裤套上去。

????刘欣一边给他套内裤,一边问他:“今晚请你吃饭,你去不去啊?”

????“为什么要请我?我去又怎样?不去又怎样?”侯岛以玩世不恭的语气问他说。

????“为什么要请你,因为你出院了,我想请你吃饭,表示祝贺,行了吧?”刘欣不在乎那种态度,兴致勃勃地向他解释说,“去了,我们当然高兴啊,不过你要面对某些人的醋意哦。不去吗,我们当然不高兴哦,当然你不会不去的。是不是?……”

????“算了吧,我出院都两天了,还祝贺!不去!”侯岛一边说一边将被子盖在身上,又准备睡大觉。

????“不能不去!”刘欣见侯岛拒绝,不禁有几分生气地说。

????“为什么?”侯岛非常惊讶地问道。他搞不清楚,她们请吃饭,为什么不能不去,为什么非去不可?这种事少见啊!平日某些人为了让别人请一顿,不惜找很多借口对方都不愿意请,没想到刘欣却请侯岛吃饭不可。他怎么忍得住不好奇地问为什么呢?

????“别问为什么。今晚是甄英杰请客,他让我请你的,你总不能不给面子吧?”刘欣见侯岛打破沙锅问到底,就将为什么他非去不可的理由说了出来。

????“他请客我也不去!”侯岛见原来是甄英杰致使刘欣母女请他吃晚饭的,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你还真是不识抬举啊!人家学校领导请你吃饭,你还竟然不给面子!你是不是头被打坏了?”刘欣气得瞪着侯岛,觉得他异常不可理喻。

????“没有什么不识抬举的!我这样子,能走出门吗?岂不是除去丢人现眼?别说甄英杰此时请我我不去,就是国家总理此时请我,我也不去!”侯岛见刘欣那样说,不得不立即解释说。

????“你做梦啦你。院长助理请你,就不知道高看了你多少,还想国家总理请你?我知道你怕别人看到你头上的伤,已经给你买了一顶帽子。你啊,晚上就戴着帽子去吧!”侯岛越说越离谱,刘欣立即揶揄他说,“你今晚是必须要去的!听着没有?”

????“……”侯岛不说话了。

????“你先休息会儿。我到客厅里看看曼曼!”随后,刘欣下床芽好了鞋,打开了房门,走到了客厅。

????“妈妈,你怎么这么久才出来啊?我一个人在外面好孤独,想跟你们说说话!”见刘欣出来,曼曼立即抬起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她。

????“都这么大孩子了,在大白天,待在客厅里怕什么?妈妈在跟你爸爸商量事情呢。”刘欣见曼曼那样子,心想她也太娇气了,一个10岁的孩子,大白天一个人在客厅里做作业,至于像她表现出来的可怜兮兮的吗?

????“妈妈,我做作业累了,想说会儿话,陪爸爸说会儿话,行不?”曼曼见妈妈责备她,便很胆怯地时她说。

????“行!”刘欣同意了,然后红着脸进入了洗手间。

????曼曼略略一笑,迅速放下作业,跑到了房间内,坐到侯岛的床边,拉着侯岛的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侯岛也笑着与他闲聊。

????突然,曼曼的鼻子吸了吸气,问侯岛说:“爸爸,房间的气味儿怎么与外面的不一样啊?”

????“嗯?”侯岛略略一惊,用鼻子吸气问了问,马上意识到是做爱时aì液散发在空气中的味道儿。不好了,曼曼问道了这个,该怎么回答她呢?侯岛立即转动着大脑,思考着最佳答案。

????“爸爸,你闻到没有,屋里有一股怪惺的味儿!”曼曼以为侯岛没问到,皱着鼻子时他说。

????“嗯,是有一股味道!我怎么没注意呢!我刚才吃药了的!这是中药味儿!中药味儿!”侯岛的脑光一灵,立即对穷追不舍的曼曼解释说。因为他实在不好意思直接告诉曼曼,那是做爱时aì液散发在空气中的味道,那是jīng液散发在空气中的味道儿,只能向她撒谎,借口自己在养病,说那味道是中药味道。只不过他说时有点觉得恶心,将aì液当作中药,实在是太恶心了。

????“中药有着味道儿的?我怎么感到是腥躁腥躁的味道啊?”曼曼还没看出侯岛的尴尬,还继续惊奇地问道。

????“有啊,你小孩子不懂!在中医里,什么都能入药。中药有这个味道儿不也很正常吗?”侯岛见曼曼的好奇心越来越强,只好继续向他解释说,“正因为有这个味道儿,所以在你妈妈侍候我喝药时,将你叫到客厅里去!目的就是怕你闻不了这个味道儿!这味道儿不好闻吧?你还是到客厅去做作业……”

????“这个味道儿是不太好闻,不过没关系,你能闻,我也能闻。我一人在客厅里做作业太孤寂,想进来与你说说话……”,曼曼腼腆地笑了笑。

????“好吧,你想说什么,我听着!”侯岛见曼曼不想出去,只好笑着接受她,当然要将话题引到一边去,不能在那个话题上撤远了。

????于是,侯岛与曼曼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在他们聊得正高兴时,刘欣赏完厕所进来了。由于从外面进来,她很容易地闻到了一股aì液的腥操味儿,不由得皱了皱鼻子。

????侯岛见此,朝着她眨了眨眼睛,说:“屋里好大一股中药味儿啊!刘姐,你去洗手间拿点空气清新剂喷一下吧!这味道难闻!”

????“噢噢噢,我去拿。你也该起床了,呆会儿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刘欣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着回答说。

????曼曼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她妈妈。刘欣见曼曼看着她,立即说:“你爸爸要起床穿衣了,你先出去吧!

????“好的!”曼曼极不情愿地站起来走出去了。

????刘欣也跟着出去,并将门带上。

????趁此机会,侯岛迅速将衣服穿好,走到窗台边打开窗户,让外面的风吹进来,吹散一下满屋的腥躁气味。

????过了片刻,刘欣拿着空气清新剂进来,在屋里喷了一通。在她进来时,侯岛对她说“曼曼一进来就问什么味儿。我说是中药味儿,总算将她敷衍过去了!

????“是啊,是啊,孩子越来越古怪了!以后这些事还是注意些!”刘欣一边说一边开始喷空气清新剂。

????“那当然!”侯岛说着就走出了房间,到客厅里陪曼曼聊天。

????等刘欣喷完空气清新剂后,收拾完其他东西后,他们三人一起开着车到了一条街上,钻进了一家餐馆的包间里,而在那个包间里,有一个人早在那里等着他们。

????侯岛慌忙与那人打招呼。一番客气后,那人叫来服务员,开始点菜吃饭了。曼曼非常高兴,紧紧挨着侯岛坐着,准备享受即将上来的美餐。

????侯岛环顾了四周,心里禁不住嘀咕:他今晚可能会时他说些什么呢?

????第210章性能力强的男人就是不一样

????侯岛磨不过刘欣,最终还是同意了晚上与她们一起出去吃饭。他穿好衣服,戴上帽子,走进车库,开上刘欣的车,将她们带到了约定好的那家餐馆。

????到那家餐馆后,刘欣走在前面,曼曼和侯岛走在后面,径直走进了一个包间。刚进门,侯岛就发现甄英杰早已经在那里等着。他迅速上前打招呼:“甄教授,您好,您好!”

????“你好,你好,伤好了点吗?听说你出院了?”甄英杰见侯岛与他打招呼,也很快热情地回应他,关心他的伤情。

????“好多了,好多了!谢谢您关心,谢谢您关心!”侯岛见甄英杰关心他的病情不由得客气起来了。

????“别客气,别客气!坐坐坐!”

????侯岛与甄英杰客气一番后,就坐下来了。甄英杰立即喊服务员点菜,开始吃饭。

????甄英杰要点白酒,侯岛说他刚刚伤愈,不宜喝白酒,象征性喝点啤酒算了。久在饭桌上混迹的甄英杰是白酒啤酒红酒酒酒穿肠过,从未喝醉过,因此见侯岛说喝啤酒就喝啤酒。经常喝酒的人或许知道,喝白酒靠酒量,喝啤酒靠肚量。侯岛正是因为酒量在甄英杰面前不自信,就提出要喝啤酒的。

????由于曼曼在,便于说那些事,因此饭桌上的气氛相时比较严肃。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说着一些闲话,绝口不提那件事。曼曼也很开心,一会儿向甄英杰敬酒,一会儿向侯岛敬酒,将略显沉闷的气氛很快就高的异常活跃起来。

????喝了两瓶啤酒后,甄英杰站起来,略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去趟洗手间,你们继续吃吧!”说完他朝侯岛瞄了一眼。侯岛不明白他的意思,只好迎合他笑了笑。

????甄英杰走后,刘欣笑着对侯岛说:“才喝一瓶多啤酒就要上洗手间,未必太虚了点吧!”

????“呵呵,人到中年了,不像年轻人那样包得住了!”侯岛见刘欣那样说,也很不经意地附和了一句,“工作压力大,应酬多,当然会逐渐那样的!”

????“对了,你怎么不去洗手间啊?”刘欣转头笑着问侯岛说,她眼神里充满了好奇,迫切想知道正确答案。

????“我?”侯岛略略吃了一惊,迅即笑着解释说,“我这样强壮勇猛,是不会那样的!”说完,他朝着刘欣坏笑了一会儿。

????成年人都知道,一个人的肾能力与其性能力有关,频频起夜,频频上厕所,时于成年男人来说,那是肾能力不强的表象,是性能力不强的某种表象。刘欣问侯岛为什么不去厕所,他立马就想到了那些,但因曼曼在场不便说得太裸露,只好婉约地说下,然后朝着她坏笑。

????“妈妈,你们说什么啊?笑得那么开心。”曼曼见侯岛与刘欣相对着笑,便忍不住非好好奇地问道。

????侯岛和曼曼听到这话,大吃一惊,不禁有点尴尬。刘欣略略红了脸后,很不高兴地时曼曼说:“没说什么!小孩子,不要多问!”

????“我问问嘛!妈妈,你干嘛这样生气?”曼曼撅着嘴,一副非常委屈的样子。小孩子好奇,见大人在笑而他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就忍不住问,结果被大人猛训了一顿,他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就受气,心里怎么不觉得委屈呢?

????“曼曼,大人说话,小孩子听着别插嘴,否则就会忍得妈妈生气的!”侯岛立即和颜悦色地时曼曼说,“其实你妈妈也不是生你的气!你也别生气了啊……”

????“嗯,我没生气。我只是觉得……”曼曼见侯岛安慰她,立即吐了吐舌头,破涕为笑地解释说。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这样妈妈就不会不高兴的!”侯岛想拦住曼曼说什么,却一时又找不到说辞,只好又重复了那句话。

????“就是!不小了,要懂事点啊!”刘欣也接着说。

????曼曼见此,再也不敢说什么,低头夹菜吃。侯岛立即朝刘欣使了使眼色,刘欣也没继续说什么。

????这时甄英杰从洗手间回来了,将他们气氛有点紧张,立即笑着说:“吃啊,我不在你们接着吃啊!干嘛停下来!”

????“来来来,喝酒,喝酒!我敬你一杯,我敬你一杯!”侯岛立即端起酒杯,向甄英杰敬酒。

????“来来来,喝酒,喝酒!我也敬你一杯,我也敬你一杯!”刘欣也立即端起酒杯笑着说。

????“算上我一个!”曼曼也将被子端了起来。

????甄英杰见此,笑了笑说:“你们都敬我,我却之不恭了!来,大家干一杯!”

????“好,干一杯!感情深一口吞,感情浅添一添!我一口干了啊!”侯岛见甄英杰接受了他们的敬酒,就非常豪迈地对他说。说罢,他端起酒杯,一口而尽。

????“果然是年轻人!豪爽!”甄英杰见侯岛一口将以玻璃杯啤酒干掉了,朝着他赞赏地笑了笑说。

????“承蒙夸奖!我已经干了,轮到你们了!”侯岛客气地回答了一句,将目光转甄英杰,他话里虽说的是你们但意思里却直接指的是甄英杰。

????甄英杰哪有不知道侯岛想法的,笑了笑说:“你年轻,抗得住,我还是……”很显然他时一口喝掉以玻璃杯啤酒有点胆怯,想找说辞推托掉。

????“我还是那句话,感情深一口吞,感情浅添一添!我的酒已经喝了,你该怎么喝,你自己决定吧!”侯岛见甄英杰想推辞,趁他没说完之前就抢先说。

????“这……这酒我喝!”甄英杰稍稍犹豫了一会儿,便非常豪气地说。当然他久经酒场,从未喝醉过,怎么会被这一杯啤酒难住呢!此外,他说那话时有底气的,他刚刚上了洗手间,肚子里再装下一杯酒,那不是小事一桩呢!侯岛尚未去洗手间,他肚子里都装得下,如果甄英杰肚子装不下,岂不是笑话?

????甄英杰说完,一口将那杯酒喝完了。他尚未放下杯子,就对侯岛说:“你敬了我一杯,我没推辞,我回敬你一杯,你不会推辞吧?”

????“哪里,哪里,能和甄教授一起喝酒,是我三生有幸!说不上敬,说不上敬!我再陪甄教授干两杯!”侯岛见甄英杰要回敬他,急忙非常客气地说。同时,他立即拿酒瓶给甄英杰斟上,然后给自己的酒杯斟上。

????侯岛酒量并不高,但喝啤酒有底气。在他本科毕业会餐时,他向老师和全班同学分别敬了一杯,当时却还没喝醉,还没中途上厕所,直到临离开餐馆时,才去了一下厕所。因此从那次后,他与他人吃饭时,一般选择喝啤酒。只要有人想与他赌酒时,他都得加一条:喝酒中途不准上厕所。就这样,他与别人喝啤酒没输过。

????侯岛曾与甄英杰在一起喝过酒,时他的酒量非常熟悉,因此与他一起喝酒,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不敢来真的。但甄英杰喝酒后却来了瘾,拉着侯岛喝了一杯又一杯。侯岛只好奉陪他。

????几瓶酒下肚后,甄英杰有点忍不住要上厕所了,但见侯岛还若无其事的,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去上厕所,努力憋住。别了一会儿,甄英杰站起来,对侯岛说;你不去上个厕所啊?”

????“我不去!你去吧!”侯岛知道他憋不住了,立即回答说。

????“你也别强憋着,去吧!”甄英杰朝着侯岛笑了笑说。

????“我没吃饭中途上厕所的习惯!我不去,你要去就去吧!”侯岛见甄英杰说他强憋着,立即向他解释说,当然也是暗中向他显示自己很强大。

????“陪我去!不管你想不想去!”甄英杰见侯岛不想去,就朝着他眨眼睛。侯岛立即会意,知道甄英杰叫他一起上厕所,可能还有什么话时他说,而这些话就可能是请他吃饭的目的所在。于是,侯岛陪着甄英杰到厕所里去了。

????甄英杰将体内的废水排泄后,到水龙头哪里洗手,对侯岛说:“你怎么来了厕所不去尿尿啊?

????“我没想尿的感觉!!”

????“真的!你怎么这样厉害啊!难怪她会喜欢你!你有这样强的能力,如果我是女人,我也会迷上你的!”甄英杰立即带着赞赏的语气对侯岛说。

????“我有什么能力啊,那玩意儿都是天生的!”侯岛知道甄英杰说的什么,连稍稍红了红,回答他说。

????“天生的好,天生的好,我以为你吃了什么药,才将她搞得如痴如醉的呢!我真崇拜你,我真崇拜你……”甄英杰说着说着,还真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侯岛。

????“甄教授,你说笑了,我是一介穷书生,有什么值得你崇拜的!”侯岛愈发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想到哪里去了?有钱算个鸟?有权算个鸟?男人嘛,就要力大,有豪气,性能力强!而这些,我在你身上找到了完美的结合。所以我劝你娶了刘欣,做曼曼的爸爸……”甄英杰见侯岛有些不好意思,就直接将他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人嘛,无论平时多有城府,在酒后就会变得豪爽些的。甄英杰平时说话可是官话屁话废话话话用词精当的人,对侯岛能爽快点说实话,也非常难能可贵了。

????“甄教授,这是你的劳动成果,我怎么能坐享其成呢!我明说啊,我目前娶刘欣,那是不现实的,无论条件多诱人,机会多难得……”侯岛也不含糊,直接将他的态度说了出来。

????“你有种,你是男人……”甄英杰做了领导后,他提出什么要求,几乎没人拒绝的,即使偶尔有人想聚居,也异常委婉,见侯岛如此直接拒绝了,竟然有些佩服他的勇气,向他伸起了大拇指。

????“甄教授,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我们出去接着喝……”侯岛见甄英杰那样说,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只好转移话题,拉他继续去喝酒……

????侯岛喝得醉酸酸的。刘欣如何将他拉回去的,如何将他拉到床上去的,他都记不清楚了。他只知道醒来时赤裸裸地躺在被窝里,狄丽丽坐在他床边看着他……( 爱上师娘的床――师徒之情场博弈 http://www.zxxs5.com/3_3221/ 移动版阅读m.zxxs5.com )